目前分類:跑採訪的日子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30 Tue 2007 13:31


周老先生的訪問很難邀,老先生已經近乎耳聾,電話都是太太代接,喚作周媽媽。聯絡了好幾次,每次都要重申來意,因為電話一掛,老人家就全忘記剛剛那些話語到底談了什麼,以至於發生上次匆匆多花車錢從關西趕回新竹,結果卻被放鴿子的慘事。


而且,就算順利講上話,老太太濃重的口音和不太靈光的耳朵,也常讓兩方都陷入雞同鴨講的困境裡,實在頭大。


兩個老人家,住在西大路磐石中學旁的日本式宿舍,太太86歲,先生93歲,兒孫20多個,最大的兒子都60幾歲了,但只有在楊梅當外文老師的老三偶爾會回來看他們,剩下的全留在美國,只有農曆年節有機會團聚,是兩老最歡樂的時光。說到家裏剩他們兩個老人家,周媽媽就忍不住流眼淚。


他們看起來遠比我想像的要健康許多,周老先生的身體狀況甚至比我爹還好,走路快,直挺挺的,嗓門宏亮,講起話來還是很有條理,腦筋非常清楚,還能經常跑步運動、上號子看股票,就只有耳朵不好,戴助聽器也於事無補的遺憾。


當年糊里糊塗進了軍隊,考上了軍醫,十幾歲的青年,連書都沒讀完,便一路從大陸撤退到台灣,曾經作過竹東榮民醫院副院長的周老,還是農家子弟的性格,沒有一般執業醫生的傲氣,說起曾經在別人家租樓開診所的日子,他們還會感激地說:那先生人真好,對我們都好客氣,不會看不起我們。


怪了,我碰過許多醫生,對工作夥伴不甚客氣的所在多有,這倒是初次聽到醫生這樣地感謝別人給的一些方便,或許和戰時軍醫身份有關,抗戰時的混亂,破壞了所有階級角色,醫生嘛,士兵嘛,前線嘛,後備呢,所差無幾,領的薪水也是少得可憐。


他翻起褲腳一塊深色斑點狀的傷疤,說是抗戰時的紀念,被炸彈炸出的傷口,「那時候傷口好大,白花花的骨頭都跑出來囉,我趕緊包一包,紮起來,跑回後方治療。」周媽媽想起戰時的事情,又流起淚來,自顧自嚷著:「戰爭的時候真是好苦啊,我媽媽就叫我不可以嫁給軍人,日子真的好苦啊……」


我想周老的聽力鐵定是在抗戰的爆炸聲、八二三的炮戰聲轟擊下受損的。


到了台灣,日子就安逸了,日據時代與二二八、幾次醫療制度的大更動,在他眼裡都不過是太平盛世裡的一些小漣漪。說起自己的人生,他除了戰時的震撼,剩下幾乎都忘了,或者說,也沒什麼好再用老了、鈍了了腦袋去回想的,連幾歲結婚、當主任、當院長都記不得,倒是說起十數個兒孫,哪個幾歲了、讀什麼學校什麼科系,清清楚楚。


和老人家講話沒有什麼邏輯可言,他們從來不記得自己說了些什麼、沒說什麼,想到什麼怕忘記就趕緊插句話,支離破碎的談話無法形成訪談紀錄,但兩老的可愛確實讓人喜歡。


也只有在老人家面前,說到自己讀中文,能有那麼點理直氣壯,他們直說中國文學好,督促我要發揚文化,殊不知老宿舍外頭的世界,即使時代進步了,本質上仍是個土匪般鄙夷文化的社會。


最後我要給他們照張相片,老先生硬要給太太找頂毛線帽戴,遮掩額頭上的白斑。「不戴帽子很難看啊」,不管太太阻止,他就是要給他安上帽子。「我以前很漂亮的,皮膚不會這樣」周媽媽緊張地解釋。


臨走前,周媽媽用雙手緊緊握住我,幾近顫抖地說:「小姐你真是個好女孩,來看我們,以後有空要來玩,非常歡迎,祝福你平安、健康。」這是我從未聽過地,如此真誠地祝福。


不曉得他們多久就會忘了這短暫地相處,但這番光景,我肯定會放在心頭上一段時日的,關於生命末後的種種,當生命的重點不再放在自己的身上……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每次雜誌出刊,我們都會照例夾一封感謝函,將雜誌寄送給當期的受訪者。這個禮貌性的動作,通常也僅只於形式上,大部分不會有什麼回應,但偶爾也會有些迴響,讓我小小感動一下。



像是處女作的酒莊報導,也曾接受過商周採訪的他們,還是有看出我的用心,很開心地打電話來說他們讀得很感動,寫得真好;還有一家很有良心,生意卻普普通通的麵包店,因為上報導後生意起色不少,也常常和我互動,最後也成了好朋友;再來就是昨天接到的咖啡館老闆娘的道謝電話,說最近很多看了雜誌過去的客人。這也是家要是沒看過介紹,應該不太會想踏進去的咖啡館,但是環境很舒適,價格也滿實惠,加上老闆娘很親切,要是我想花一個下午待在咖啡館看書,倒覺得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再也沒有今天被奧客稱讚來得高興的了啦~由於廣告稿採訪不似一般報導,拿人手軟(錢也沒進我的荷包),必須迎合顧客的要求與期望,相對也使下筆壓力大了些(難怪大家都說專寫廣告的工商記者不好當),尤其這次的廣告金主,其惡名昭彰,讓我聽得不寒而慄。



一開始交案下來,總編就說這個客戶之前和我們合作過很久,後來因為廣告價格關係,投奔另一家雜誌懷抱(對方總編親自帶人過去吃飯、出低價搶生意),這次好不容易他們又回心轉意想看看我們比較貴,效果有沒有比較好,更是必須「費心構想編寫」以營造出我們雜誌的編經功力……



媽啊,有沒有讓人壓力這麼大的一次說明啊!?後來總編又語重心長把我叫過去口頭說明和這個客戶合作的淵源。總之對方是個很年輕就有錢的女人,又開頂級料理餐廳,非常愛穿名牌,而且是那種一定要把名牌LOGO完全顯露在外的囂張法。



接著又說了幾次被對方刮的恐怖經驗,主要是因為對方相當商人性格,作他的客戶時,一定可以被服務得很週到,但對方身為客戶時,也會不遺餘力的百般要求,還舉了好幾個的例子,把總編個人慘痛的經驗,烙印在我幼小的心靈裡。



像是前一次廣告合作,派資深文編過去採訪,對方也不會抱怨或表示什麼不滿,但就會在電話裡說「哎呀你們怎麼派個小妹妹過來,這樣真的行嗎?」之類的話,當然此次洽談也不例外,總編說會派「專業的美食記者」過去時,對方就回「啊是多專業?有沒有得過獎?」「有有有,清大畢業的,還有得過獎……」(總編還真會避重就輕地回應對方嘛)。



「在以營利為前提的公司,只有客戶選你,沒有你選客戶的餘地啊……」總編語重心長地說。「妳有印象在『穿著Prada的惡魔』裡,梅莉史翠普慢慢、冷冷地從頭到腳打量安的樣子嗎?我和她第一眼見面的感覺就是那樣,不過她很喜歡聽人家說她年輕、很瘦,妳去就先這様順她的毛,摸順了,之後就比較好談了。」



保險起見,我們還出動了副總充當專業攝影師(本身為兼職攝影師)撐場面,當副總聽到對方名號時,也是臉色一變。「聽說他們只給家裡的狗吃高級美國牛排、進口德國啤酒,呵呵呵。」



因為有了種種的繪聲繪影,昨天採訪前真是緊張得不得了,本來還以為對方會穿貂皮大衣、戴勞力士出來,結果沒想到竟然完全沒打扮地素顏登場,穿著也很隨性,隨性到牛仔褲太長只是直接反折起來而已……「C小姐,妳皮膚好好噢,很白很亮捏!」不知道怎麼稱讚眼前這個邋遢女人的我,勉強擠出第一句問候語。



接著就是沒什麼內容的訪問,連料理都沒有看到,對於餐廳販賣的內容,完全只能靠想像,也不曉得該問些什麼。由於副總很仔細地換了一堆大鏡頭拍了很久,倒讓客戶挺心花怒放的。回到公司時已經快五點了,為了趕時間,對方的菜我們一口也沒嚐,而且六點下班後又要去煙波參加social晚宴,想自願加班也加不了。但因為已答應對方今天會寫出來給她看稿,也只好把握一小時的空檔,趕緊寫寫,心裡想著:得回家作業了……



不過回家後,我馬上就鴕鳥起來,一再說服自己「明天去公司再寫就好了」,於是便開始看漫畫、上網,果然一出辦公室就沒辦法提起任何工作的情緒啊我。



雖然沒有動筆,但我腦中還是很敬業地轉著,思索到底該寫哪些出來?要怎麼寫才好?所以今天一到辦公室,很短的時間內也就能趕緊完成,很順利地十一點就email過去,再打個電話通知對方審稿,必恭必敬請對方指教修改,一邊揣想著對方會怎麼對我嫌東嫌西(畢竟我才是真正的小妹妹啊……)。



正當中午要吃飯之際,C小姐來電了,劈頭就說「妳寫的



文稿我 先生也看過了,寫得真好,沒有需要修改的地方。」當場讓我狂喜到快痛哭流涕,被總編恐嚇的煎熬終於解除了。



被奧客肯定,比領微薄的年終獎金還鼓舞人哪(多希望她在總編耳邊再肯定我一次啊……)



Ps.圖片來自漫畫《茶茶的日常生活》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November 29, 2006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昨天和大姐討論到「人老了臉皮就厚了」這件事情,對我們這兩個相差七歲,社會經驗卻都還在稚嫩階段的女人,真是心有慼慼焉。

 

話要從參加SOGO週年慶記者會說起。參加週年慶記者會,其實都有些甜頭可嘗,主要因為希望媒體幫忙曝光,大好的廣告機會當然是用一些公關手腕能解決便好。像三越就請了兩次記者會,第一波開一次,第二波開一次,不過第二波我因為還有其他採訪就沒過去了。三越第一波記者會開在國賓中餐廳,雖然我不喜歡中菜,可是中餐廳的價位可是比西餐廳高的咧!除了大吃一頓外,給記者的新聞稿資料袋裡還有附禮券,金額不高,感謝大家百忙之中過來跑這則新聞。(消費線記者啊~你們真是太多甜頭了啦!)

 

這次SOGO辦記者會,比較熟的幾個記者晚到,我不幸坐到一桌都是老廣播人的地盤,看起來每個都像鄉公所等退休的公務員那樣,還有聽都沒聽過的電台,他們也沒有興趣認識我這個新面孔,就自顧自開始用客家話參國語抱怨SOGO沒有邀請他們,要不是另外一個亞洲電台的有接到通知,他們就錯過這個好康機會了。接著因為東森的攝影遲到,活動主要就是配合記者照相,所以SOGO遲遲不開始活動,那些廣播人又開始一直煩公關「先開始嘛!等他們來再私下補鏡頭就好啦,電視都是這樣的嘛,不然要我們等多久~」只見公關臉上三條線,還得安撫他們東森的快到了、快到了。

 

等得不耐煩之際,兩個伯伯就在討論這次會拿到什麼,因為資料袋沒有禮券(莫非是因為禮券案!?)只有新聞稿跟DM,另外一位有參加到三越記者會的阿婆就叫他們安心啦,反正百貨公司一定會準備什麼給我們的,但其中一個阿伯就忍未凍跑去問有沒有東西可拿的樣子,嚇得阿婆很緊張,叫他不要那麼丟臉問禮券的事情,該拿的一定拿得到嘛,阿伯一派輕鬆就說自己沒有那麼沒品啦,只有問有什麼禮物的樣子(聽不太懂不過大概是這個意思),聽得在旁呆坐的我目瞪口呆。

 

我和愛豬姐(因為是忠實的)、自由的小慧(年齡相近)、東森的子柚(同樣是應屆畢業生)、寰宇的梁姐(人很好)比較熟,和她們相處起來還感覺不出那種恐怖的記者氣息,所以本來也不覺得總編說資深記者惡形惡狀是怎麼樣,這次小廣播電台的老人就真的讓我開了眼界。而且更扯的是,亞洲跟寰宇的至少還有去收音(紙上媒體的就是去拍照啦),那兩位伯伯除了來碎碎念、吃東西、拿贈品外,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座位過,像是來當大爺的。

 

大媒體的記者,業者通常不太敢得罪,即使心裡譙得要命,但一篇爛報導的殺傷力卻很驚人,所以還滿能想像大媒體記者受禮遇而拿翹的前因後果,但我碰到的聯合、中時、自由、東森、中天人都很不錯,沒想到最惡形惡狀的,竟然是想都沒想到的小媒體,大開我眼界的震撼,至今仍餘波盪漾。

 

工作以來,我一直無法適應、拿捏好的,就是與人互動的公關技巧,很不習慣自己是個小媒體的身份,尤其最討厭打電話給受訪者作陌生拜訪(第一次接觸),總覺得好像在麻煩人家一樣,當然你可以從各個層面跟我分析對方接到媒體電話時,其實是撿到免費曝光的好康之類的,舒緩我的不適感,但即使知道是這樣,就還是不習慣、不上手,每次要打電話前都很舉手維艱,這大概只能等待歲月來磨厚我的臉皮了吧!

 

另外一方面的互動就是辦公室同仁間的,當你越能摸清自己放肆的境界,就越早能享受工作的漫長時光,儘管我更希望摸魚的時間可以拿來到花園草地裡走走,不過在現實大環境的不可能下,大概也只能去隔壁的頂好超市散步了。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因為廣告稿都得要趕緊寫好

魚之鄉卻得星期五才能去

(亦即我週末要成稿星期一客戶就要回覆)

於是早早搭上了九點多的內灣線過去

 

雖然車上疲累得一直睡覺

但是後來一到山上就覺得神清氣爽

空氣很清新,景色很不錯 

 

因為副總還有事情要忙

就先把我丟給餐飲部經理處理

他們七嘴八舌討論到底要我促銷哪個餐點好

最後拍了一個套餐和三道鱘龍魚單點

當然除了拍進相機裡

這些好料也都進到我肚子裡了

鱘龍魚肉、皮、骨各要300多元

不過還真的是好吃~ 

 

一般而言,在山上都不會有什麼好吃的

(除非你喜歡啃樹皮、嚼樹根的野味吧)

不過魚之鄉是真的有請廚師來做菜

並非一般的真空調理包

雖然貴了點,但是如果想在很棒的環境下好好吃一頓

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吃完飯餐廳經理就騎車帶我去走一小段登山步道

他因為走得很熟,步伐快得不得了

連從小被爸爸抓去爬山的我都走得招架不住

不過我還真的是小看那林道囉

本來以為是很普通的產業道路

可是一路上都沒有鋪設,林蔭很密

是我喜歡的那種步道說~ 

 

然後經理也很瘋,一路上看到可愛的花花草草就摘

最後還採了一株不知名的果子和野草給我帶回辦公室擺設

讓我的位置擺滿花花草草,吸引不少同事來參觀

連總編都稱讚我擺得好~插在書架上剛剛好 

 

逛完步道後,我們也在魚池附近玩了一下

他們因為引用溪水養鱘龍魚,都會吸進一些溪蝦、螃蟹

就沒事會撈撈看有沒有收穫,抓了就丟到水族箱裡養

那天果然有撈到幾隻溪蝦和小螃蟹咧 

 

接著我先去看溫泉區,他們的小木屋真是漂亮

是兩樓的樓中樓木屋,室內的木頭香氣很棒

設備也不錯,四人一晚要4750的樣子

是很貴啦,要是3000左右就會想帶家人去住了

還可以洗溫泉和烤三溫暖唷

晚上應該也是很適合看星星的地方

畢竟尖石山上嘛,就是環境好 

 

看完溫泉區,經理又開車帶我去附近繞繞

他說騎車更好玩,可以直接接觸到山上的空氣

而且山上想停車就停車,很是自由自在

後來我們就闖到一個日本甜柿果園去

我說我後來都不敢在山上亂跑

因為大家都有養看門狗,騎機車碰到了會怕

才說著,果然果園一入口就是一隻大狼狗

幸好我們在車裡,不然大概魂都飛了吧我

就算騎車也會嚇到摔倒

掉頭要走才發現裡面養了大概有十隻大狗 

 

玩得差不多,也都要五點了

在山上耗了整天,副總也談完生意了

準備帶我下山的路上,他問我要不要去有名的薰衣草花園逛逛

他下午都在和他們談廣告合作

平常進去可是要門票100元的咧(可抵飲食)

在副總帶路下,不但不用假日人擠人,還可以免費繞一圈

總算是可以說嘴自己去過這個觀光勝地惹 

 

後來副總想說內灣線車次也不多

乾脆就一口氣載我回新竹

回到辦公室都已經要七點了

這算是我第一次在公司待到這麼晚吧哈哈

可是助理都還在忙咧 

 

偷得浮生半日閒

隔天花一個早上時間我就寫好了廣告文稿

不知道是拿人手軟吃人嘴軟還怎樣

真覺得魚之鄉可以去玩玩

要是下次家裏有機會來新竹

是我會考慮全家人一起去走走的地方~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月的作家文學地譜大概是我採訪生涯裡最恐怖的經驗了

被安排的李ㄅㄟ和哎呀女士(化名)

基本上都讓我看到了作家文字跟本人的差距

 

李ㄅㄟ就不用說了

整個訪問時間不到30分鐘

問什麼他都覺得沒什麼好說的

還被說「妳很奇怪,老問我為什麼,世界上不是什麼事情都有原因的」

結果回去除了要面對沒東西可寫還得寫的壓力

信心也大受打擊,採訪技巧太嫩了是吧~

(可是我寄出採訪大綱給大家指教時,總編明明還說我擬得很好啊吼)


後來我花了很多心思重擬題目寄email給李ㄅㄟ

也是先給主編看過了,把所有可能會被打槍的問題都刪掉

還是得到一封回答比問題還短的回覆(頗有王菲之風)

到最後主編也搖搖頭說「看來我們還是別再問了吧」

好吧,至少可以釐清問題不是全出在我的笨拙訪談上了吧

 

再來是哎呀女士

她最有名的幾本書其實我還真是沒看過就去訪了

自己也有點心虛,加上一去她就刮了我們的雜誌一番

一點不像她書中那些輕柔和善文字的形象嘛

不過幸好還算是成功訪完,還有東西可寫

因為比起李ㄅㄟ可說是順利多了,也就沒有多想

 

後來總編落版時,突然想到她之前去文學獎頒獎典禮時碰過哎呀

就問我上次的訪談,哎呀本人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稍微把其中落差講了一番

總編才說,那她果然沒有看錯人

又是個文字和本人有差距的

甚至她少女時本來是哎呀的書必讀

後來發現有點蹊蹺,加上要看的書太多

就沒有繼續看哎呀的作品了

 

才發現,馬的果然這次我都碰到棘手的對象嘛!

 

所以上一期除了中秋連假的撫慰外

其實心情滿茫然的,總之就是不太對勁

不精采的訪談,就算最後還是擠出了必須稿量

自己也不會覺得這些作品有什麼好看的

不覺得有什麼成就感

 

放假一回來,就有份廣告稿要寫,是個溫泉休閒渡假村

結果對方老闆對我們雜誌感覺不錯,想買兩個全頁廣告合作

但他自己合作的廣告行銷公司卻覺得我們廣告費用太高

作其他雜誌的便宜廣告就好

一開始就擺明不願合作,既然老闆想跟我們作

我們就自己和老闆想該怎麼包裝吧

 

因為這個小波折,總編也被對方氣得要命

我在旁邊聽得冷汗直流,該不會又是個棘手的事情吧!

平常作廣告稿,是對方要佈局好要我們著手的方向

這次卻因為對方的廣告商理念不合

變成本來我們只要作文稿和刊登工作

也得參與到廣告構想的部份

老闆只是出錢,可不會行銷啊

這不就是要我好自為之了嗎~

 

因此出發採訪前我超緊張的

雖然老闆是個老實人,只是要我去體驗感受一下他們的設備環境

但我的廣告稿和對方的行銷間,有種無形間的角力賽

心裡頭壓力實在不小哪

好在總編已經先幫我想好包裝方向了

剩下就靠我的生花妙筆和實際走訪來完成骨肉

加上對方也都很熱情招待

算是玩得滿愉快的一次

 

一如往常,我寫的廣告稿都沒有被客戶打槍過

這次廣告稿,不但對方連一個字都沒有意見

還和總編稱讚我把意境寫得很好

看總編的笑臉,看來那位老實的年輕老闆

應該是相當滿意吧~

 

至於那次採訪的美好經驗

留待下篇再補充了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關西在新竹縣,不過就如我不想騎車騎到旗山一樣
昨天選擇搭客運再請對方接送的方式上有機農場
結果對方一開始就和我下馬威說她要是早知道她先生胡亂接了訪問
一定會回絕的,因為她不喜歡媒體,也很低調
早期也有康健、天下雜誌去採訪過
可是寫出來的東西都不太對勁,反而是種傷害

不過聊到最後還被稱讚對生機有概念
也說其實如果能有正確的報導
還可以釐清一般人的誤會,扭轉觀念
讓我壓力減輕不少~(沒有被當死妓者)
後來趁機買點薏仁、燕麥
因為本來就是他們的老客戶了
只是不在配送線上,很難訂購產品
也幫馬麻買了健康的指甲花粉染髮用
結果我身上錢帶不夠
女主人還阿沙力的通通送給我了
還和我約之後再工研院見拍沒拍到的健康餐盒

不過因為隔壁在燒竹子
太臭結果把他們的小鸚鵡毒死了
另外一隻鸚鵡就在旁邊嘎嘎哀鳴
真是可憐哪

回程等客運很順利等到了
結果車上只有我一個人
光頭司機還熱情招待我看雜誌 一一|||
坐客運又不是坐火車並不是很想看就回絕了
他還說是最新期的耶剛拿到手又塞給我
結果是「第一手報導」雜誌
裡面都在玩A片女星和國內女明星如HEBE、Jolin的連連看
明明就不像還要說相似度99%

結果司機一停車就急著看雜誌
好幾次前面的車都開了一段路他才趕緊跟上
後來就邊開邊跟我聊天
說那是我之前下車的女乘客送他的
不過內容有點over,所以另一本更露骨的他就不敢拿給我看了
然後聊他剃光頭是為了改運等等 一一|||
真是奇妙的一天 /~\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上禮拜三,本來說颱風要來的日子
早上還有些雨,中午後就艷陽高照了
剛好讓我騎老遠的車去竹北作廣告採訪
也就是以報導的方式幫人寫付費稿(可惜是付費給公司~)
風沙大到我回來時覺得眼睛都快瞎了

聯絡的業務跟我說那家的公關之前是對手雜誌的編輯出身
對雜誌廣告的編輯作業都很清楚,要我多留意點
害我個人非常緊張 一一|||
到了那兒看到高級得不得了的廚衛
和根本就是貴婦人的總監(採訪對象)→更是緊張
「業界都說我們很貴,可是上次我們做的案子,到府估價完後,也『才』250萬」
果然是連亞曼尼都愛用的品牌哪!
(平常似乎要500萬起跳)

由於實在是太頂級了
我想他們的眼光一定很挑剔吧
頓時很有壓力
而且總監和公關跟我聊的第一句話都是「妳作多久啦」
據實以告(也不知道該不該據實以告呢...)後很擔心他們懷疑我的能力
不過好處是終於碰到了別的單位出來的編輯人
兩個人可以談談這個行業的甘苦談

採訪回來瞎著眼下班
隔天早上一口氣完稿,修正到下午就交差給對方了
今天得到編輯人公關的回覆
「你動作實在超快的
寫的也很棒呢!」


真是鬆了一口氣
讓對方這麼滿意
應該要算一下我的業績獎金哪~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部落格文章都沒有更新,但是其實我天天都在寫文章
這些東西要等雜誌出刊再放上自己blog了

不過blog不是就要記一些幕後的碎碎念嗎?
那來講一些好了

美食專欄:


上次因為美食專欄的單元聯絡了新竹的花雕雞
結果對方以不想做園區人的生意拒絕了
讓第一次作這個專欄的我很受傷~
不過也幸好,新竹的花雕雞似乎風評不怎麼好
反而去了台中的極品花雕雞,店家很親切呢
還有一家法森小館法國餐廳
主廚也超級親切~


封面主題故事:

還去了幾個台灣的酒莊
聽起來好像很不錯
其實現場看到那冷清的樣子覺得滿辛酸的
(只有以山豬走路、小米唱歌等酒出名的埔里酒廠才很多活動)
而且農民的個性不太積極
生意不好也就算了,帶小孩兼顧店這樣

不過去酒莊的經驗還是滿不錯的
像是去橘園堡,從本來單純的訪問、被訪問
到走的時候還被廚娘邀請
說她星期一休假,以後有空到台中就去找她
帶我去腳踏車道玩

或者是去樹生酒莊時
對酒莊前景憂心忡忡的會計跟我談的好多酒莊產業隱憂
和大有來頭的釀酒師談話
和整家酒莊的員工包括實習的學生們一起吃大桌菜
還有臨走前被賦予的厚望(寫得好一點讓人們想來~)

這些事情老讓我想到當初那個想寫報導文學的自己
如今可以親身接觸這麼多題材
很幸福的呢
(所以我也很敬業的寫作唷~)


邀稿:

不得不承認交大的效率真的很好耶
是最快答應我合作計畫的學校
而自己的母校清大卻對我的邀請不理不睬
一天到晚找不到助理,留了電話也不回電~


大約如此
繼續掙錢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之前我常常在想,主管交代事情的時候不就已經把事情都說好了
那為什麼還要派個人寫下來呢,就算是錄音起來打逐字稿
大概馬上就可以交件了
講給一個完全不懂狀況的員工聽
光是要進入狀況就要腦袋糾結一陣子了
還要寫得文情並茂
難怪很多時候文章跟事實會有差

正因為最近常常身處在寫了一堆東西出來
卻對事情本身並不了解的狀況(寫完後也不清楚)
總覺得頗有矛盾跟衝突
不過在經歷了不知不覺半個月過去的文案生涯後
突然有點發現,想歸想,知道事情歸知道事情
要把他連接成完整的文章塊
真的是得在電腦前坐著皺眉頭一陣子

也不過就是連接詞的結合嘛
但是要說煩瑣還真的讓人頭髮快掉光光了
現在我手上有著無限的資料與內容
我卻也要為了把這些東西拼湊成順暢的文章拼塊而煩惱
主要是處理的文件量過大
一個文章塊也許是花十五分鐘
可是當一天要解決的文章塊有超過50個時
還真會有些腦血管阻塞耶

難怪總是有些人負責用嘴,一些人負責用筆
用嘴講一個小時的口頭語,轉換成書面文的時間可能要花三小時
而通常動嘴的人一天內要動嘴的事件和時數實在太多
不管他是不是可以講出逐字稿就很棒的演說家
分工一下還是比較好解決的

於是開始懂了我們這些小小螺絲釘能夠幫忙承受的煩憂有多大
至少可以讓人家晚禿頭幾年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下午去一個文史工作者那裡拿資料
剛開始也是很客套的說著說著
因為自己對要寫的景點毫無所知
(都馬是搜集了資料就當去過了不然工作進度怎麼趕嘛)
又面臨著 文史工作者期望的內容vs商業進度與客戶端需要
兩個處境的矛盾哪....
覺得很心虛,只想拿了資料就走

講著講著,他開始問起我念什麼系讀拿李
有要考研究所嗎要當老師嘛
然後從老師這個話題引發了共鳴
伯伯問我們學姐考上老師的多不多,修的人多不多
我說好像大部分還在當代課
他就縮起自己正在燃燒生命的代課老師女兒
多麼認真努力卻只能眼巴巴看著那群佔著職位不做事的正式老師繼續混
沒想到連這麼厲害清大的學生也是這樣,覺得有安慰到

邊聊就泡了東方美人茶給我喝
請我吃峨嵋的竹塹餅
說把我當女兒一樣
連他老婆都一起加入戰局
慨歎著現今教育的畸形

結果花了兩個小時才聊完
很熱的今天
狠多字的稿子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位於竹東的工業技術研究院,不僅於學術研究方面有輝煌的成果,更是產業與學術間的橋樑。面對台灣的產業結構變化,工研院協理許友耕對工研院的昨日、今日、明日,有其一套獨到的見解。



 



 


        「工研院是unique的,有誰像我們這樣做,埋頭苦幹研究,再把價值留給其他人去發展?」許友耕這麼說道。工研院一方面進行新科技的研發,一方面協助傳統產業的升級,像是把碳纖維運用在自行車上,使得台灣的自行車製造能獨步全球、享譽世界,並以促進民間福祉為宗旨,峨嵋湖淨湖工程、化學災害控制的隨時待命,甚至是缺水問題,都在工研院的範圍內。工研院不只在象牙塔內做研究,更要了解台灣中小企業面臨的問題,實際改變這些推動台灣生產力的小馬達們。



 



 


        雖然扮演著產學間的橋樑角色,但兩者所用的語彙文化不同,在實際接觸中小企業進行技術輔導時,發生過不少趣事。許友耕提起一次下台南的經驗,指導工廠加裝張力器增加運作效率,結果老闆不曉得張力器是什麼,要哪裡買,於是自己突發奇想利用腳踏車的車內胎代替,運作起來竟與裝置張力器的效果一樣好,還省下一筆昂貴的器材費用,這種民間實際經驗的創意運用,令許友耕相當驚訝。



 



 


        早期工研院扮演著產業火車頭的角色,使技術在地化,把台灣產業的角色放在競爭供應端上,但面對企業大化的趨勢,維持目前的低價競爭將無法創造真正的價值,前瞻的工研院於是將重點移動到需求端去,設立了創意中心,專攻原創概念研發,整體提升產品質感,由技術取向轉為價值取向。許友耕舉吸濕排汗衫為例,一件199元而好穿的排汗衫固然能夠吸引許多消費群眾,但若將質感、手感提升起來,更能吸引消費者高價購入,創造最大價值,ipod正是這個概念的成功例子。



 



 


        過去工研院將重心放在技術,如今則要由技術追隨者轉而為價值創造者。工研院的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專門致力於科技的應用與整合,研究技術生產外的行銷、品牌種種概念,中心理念便是將「特色差異化」,這種「不要第一,只要唯一」的精神,正是價值創造的宗旨。蓋第一高樓要花去太多成本,而且容易被超越,不如當個獨具特色,符合需求的角色,才是長久經營的本事。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這個家喻戶曉的手機廣告詞,或許也可以改作「價值建立於大眾需求之上」,這也正是人們未來將看見的工研院嶄新面貌。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歷



  • 2003 國立交通大學工業工程博士

  • 1982 國立台灣大學化學碩士

  • 1976 國立師範大學化學學士

  • 1992 PMD Program,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  

  • 經歷及兼職

  •  

  • 2003-2004 漢民系統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 2003-2004 漢磊股份有限公司監察人

  • 2001-今 中華民國新竹企業經理協進會秘書長

  • 2001-2002 金門酒廠董事

  • 2000-2002 工研院行政服務中心主任

  • 1998-2001 中華民國新竹企業經理協進會理事

  • 1994-2000 塑膠技術發展中心常務董事

  • 1994-2000 鞋技中心董事

  • 1992-今 中華民國大氣層保護協會常務理事

  • 1989-2000 工研院化學工業研究所行政組組長、企推組組長、副所長

  • 1988-1989 工研院化學工業研究所資訊室主任

  • 1983-1988 工研院化學工業研究所副研究員

  • 1981-1982 國立台灣大學化學系助教

  • 1976-1979 金門高中化學教師


 





 


        沈德潛以「想落天外」一詞稱許天才詩人李白無窮的靈感與想像力,來自金門的許友耕,同樣不受傳統思考模式所束縛,於是能在人生的試場上過關斬將,而依然保持著活躍開朗的心胸。


 


        五歲就親身經歷過八二三炮戰,十五歲就有把槍,金門的日子充滿著許多台灣本島人無法想像的趣味與經歷。當初許友耕漂洋過海來台參加大學聯考,一舉考上台灣師大化學系,祖母於是親手縫製了一件棉襖給他,這竟然成為日後校友對許友耕印象最深刻的註冊商標-「棉襖、牛仔褲配拖鞋」,在冬日的校園裡看起來格外顯眼。


 


        從小小外島來到台灣,許友耕覺得金門人的競爭力,並不因為地處偏遠而比不上本島學生,因為金門遠從唐代即被發現開發,經歷宋明清的耕耘,是個文風鼎盛的好所在,「人丁不滿百,京官三十六」、「三里一提督」,由當地諺語就能發現人才濟濟、文官武將密度極高的盛況。金門人的聰明,並非知識份子式的學問,而是來自環境周圍的種種,顯露著可愛直接的民間智慧。金門的文風鼎盛是一種長久的累積涵養,於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展現出來,即使不如本島資訊流通,卻保有著敦厚實在的文化傳統。


 


        從來沒有補過習的許友耕,在台灣念書時對同學口中的各種三角函數口訣訝異不已,才知道這是台灣補習班老師發明的記誦秘方。他最喜歡的還是自己思考種種問題,諸如:平行線真的不會交叉嗎?無窮大加無窮大會不會大於無窮大?還曾經為了無窮大的問題跑去找中國名家理論,以「至大無外,至小無內」證明自己的想法。這種創意奇想來自金門老師開放式的教學討論,使他的思考不受拘束。考台大研究所那一年,剛好出題得非常靈活,許友耕在沒有做考古題也沒時間念書的狀況下,竟然以第二名進入台大化學所。


 


        大學畢業後,由於父親的召喚,許友耕便返金門教書,教學生動活潑,才任教三年便得到優良教師獎,還有中學生為了聽他講課,索性蹺堂,搬張凳子到一邊旁聽。教書的日子非常愉快,許友耕非常遺憾未能繼續教職,那是一段單純又美好的日子。台大化學所畢業、服完國防役後,許友耕來到新竹工研院,與新竹結下不解之緣,看著新竹從純樸的小地方慢慢發展成科技城市。


 


        新竹與金門同樣容易起大風,同樣容易接近海洋,而金門的鄉愁,是一處曾經開懷的單純教職歲月;新竹的鄉愁,是一處人生巔峰的輝煌燦爛。許友耕帶著故鄉的口音與記憶在風城生根,他有說不完的家鄉趣事,也有站在工作崗位上的專業謹慎。新竹,正因為這群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們而豐富、活躍。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