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Lady Nana Bistro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17ad74e-6937-4859-a65d-fac279daad06

每個人開始喝酒的心境都不太一樣,但我想很少人是因為覺得美味。

更多時候,必須搭配著低落的心情、油膩的餐飲、絕望的心緒,才終於能夠體會酒精的魅力,一種帶著嗆苦、不斷刺激舌根與鼻腔的難過。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穀雨

入手啤酒頭釀造的一系列啤酒,簡單的隸書體酒標,文字本身就是絕佳的設計。

想著要挑哪個節氣來喝,近日新品應是「立秋」一款,但一看到「穀雨」,心裡便想到六腳侯氏(侯俊明‧當代藝術家)的作品,版畫上刻寫「穀雨終日,淫晦不倫。」那麼,就穀雨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age

圖片來源網誌:請點此

很喜歡吃燙魷魚,或者是跟這種泡發魷魚相關的料理,像是魷魚螺肉蒜、客家小炒之類的,所以前陣子公司團膳出新菜時,我一看到快餐櫃位推出「三杯魷魚」時,就一直嚷嚷要吃,但第一天晚餐想包便當回去當下酒菜卻撲空後,便再也沒看到這道菜上架了,使得我那個月來,幾乎天天在跟團膳管理師盧「今天有沒有三杯魷魚?」「為什麼說要出新菜沒有出!!」之類的問題。

嚴格說起來,泡發魷魚並不是什麼鮮美的食材,甚至還有些健康方面的疑慮,但我卻對這味道念念不忘,應該是種味蕾上的鄉愁所引發的思念吧?一直記得,小時候去旗山,爸媽會帶我們到一間小吃店吃燙魷魚,也許還會點上餛飩乾麵之類的,但我始終記得那濕漉漉、搭配著鮮綠色化學芥末與薑末醬油膏的燙魷魚。

其實也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是喜歡那種偶爾會被芥末嗆到的催淚辛辣,懷念那種偶爾可以外食的幸福感。爸爸胃不好,所以我們極少全家外食的機會,少數有幾間爸爸吃得慣的小吃,記憶特別深刻,這種小吃在心裡的地位,大概就是官方批准認可的食物那般。
(補充:另一樣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六合夜市的老牌花枝羹,不曉得現在還有沒有賣。)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_0175 DSC_0176

一直「以為」自己不愛日本酒,卻對日本酒的酒瓶有莫名的好感,瓶身樣式、顏色多變,酒標也因各種不同的書法而各顯特色,或許是漢字的關係,熟悉的文字,多添了幾分想像詮釋空間。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YMERA_20130810_213812

上周末和大學好友們在寒舍艾美聚餐,價格不斐,食材當然也有其水準,甜點區自然不在話下,很是精緻,但蘋果皮吃了口荔枝玫瑰慕斯,就直冷冷地說「我不喜歡,味道好複雜。」

560815_10201076732493703_1965030693_n

當時聽著覺得有些驚訝,畢竟「味道複雜」對甜點來說,應該也算種美評,很難和不喜歡的理由連結起來。不過,其實也就只是她個人的偏愛,獨厚重乳酪蛋糕之流,徹頭徹尾就是一個味的甜點罷了。

想起前幾年,我曾非常著迷所謂味道複雜的甜點,幾乎是想嘗遍各種可能的融合似地,吃盡各家法式甜點。結果現在不再嗜甜了,對於當時那種對各種不同甜味表現的追求,也實在有種難以理解的錯愕。

如果不是因為現在連甜點都興趣缺缺的情形,而還保留對甜點的某些偏執,或許我也會說,味道單一的甜點「吃來太不用心了」之類的話吧。

確實,口味的嗜好不斷在改變,甚至帶有些人生階段蛻變的代表性,像是開始嘗得出青菜的清甜,覺得蒸煮的食物更美味,無糖茶比可樂更舒暢,整尾帶骨魚比魚排更有滋味等等.…..這些口味轉換的徵兆,幾乎也能列成初老症狀的指標項目,一一檢視自己飲食的心智年齡究竟到了哪個階段。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ThumbaCam_2013-01-03_22-25-49

我們都迷戀燃燒的氣味,
對彼此都沉默的時刻感到無比安心。

原本就不多話的妳和我,如果偶然說了太多,必定是因為陌生與緊張感造成的焦慮,
害怕沉默會使得人與人眼神的交集更加敏感,擔心安靜的空白會讓言語的武裝褪下,
這種赤裸,讓人不禁縮瑟起來。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P_002318
2012年最後的驚喜,從一杯暖手的熱紅酒開始。
在城市光廊,因為被一張專輯吸引,而選擇了那沒有人光顧的啤酒屋坐下,
冷清到都要以為吧台小屋裡一個人也沒有,音箱只是靈魂出竅似的空轉著。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20120118-WA0000

今年我們一起喝了很多的啤酒,從冬麒麟喝到秋味麒麟,終於發現為何我們這麼渴望啤酒,需要一些清爽又解渴的慰藉,沖洗我們心底講也講不完,掏也掏不盡的煩惱與疑惑。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7719愛丁堡藝術節時,在街頭表演死者的行動藝術家

High Ball的調製簡單且輕鬆,烈酒加上汽水,可以是輕鬆的派對買醉飲料,也可以在特意的調製下,讓人在毫無防備地入口後,突然感到直觀世界的背後,躲藏著許多囫圇吞棗也可以嚥下去,慢慢咀嚼又那麼深沉的隱蔽滋味。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0531_37373

什麼酒代表了放鬆的情緒呢?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即將進入三字頭的年歲,我不可避免地對於魚干女下班後,暢飲著涼透啤酒的畫面感到深深著迷,手握冰霧,爽快打開啤酒灌下時,彷彿過去十二鐘頭的恩怨情仇,都可以在這刻煙消雲散,不再計較。 

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28969_2206185774579_1978401391_o  

如果要去小酒館點上一杯調酒,我想我會先看看架上是否有Disaronno Originale Amaretto (一款義大利牌的杏仁香甜酒),再看看酒單上有無Amaretto Sour (杏仁酸酒),不若新加坡司令或慾望海灘、mojito,這款調酒出現的機率微乎其微。有的時候,或許是出於信任,或是種好奇感,會特地點來試試。尋找一杯讓人感動的Amaretto Sour幾乎成了一種進入酒館的執念。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