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Grand-Budapest-Hotel-banner

導演風格很強烈的一部片,讓人想到「鳥人」一鏡到底的狂傲:每個運鏡與視角,都充滿強烈的控制欲,一刻不喘息地.把觀眾扭送到影像的敘事結構裡。

影片裡充滿沉重的議題,戰爭、難民、遺產鬥爭、冤獄,但刻意把人物鮮明化、扁平化的刻意揉塑方式,讓整個大時代議題的節奏,用一種皮影戲般的方式讓人理解:有情節、有動作,但沒有表情,也可以說,沒有表情是為了讓觀者自行帶入任何的表情。

於是在影片之後,我們還會記得那位總是吟詩的紳士,記得殺手面無表情的模樣,記得忠心的印度門僮,記得臉上有個墨西哥地圖的女孩......他們都歷經了逃亡、戰爭等生命中沉重的際遇,但我們記不得他們的表情、情緒,只記得他們生命中的執著。

至於劇情線裡的逃獄情節,是要向滿20歲的「刺激1995」致敬嗎?我不曉得,只曉得導演除了控制欲極強的運鏡風格外,還留下了許多方正的大景、鮮明的配色等畫面,讓觀眾永遠隨著這些乾淨、整潔、蕭瑟的節奏,不知不覺地跟上了布達佩斯大飯店的優雅。

很美的一部片,如果要打個總結的話。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