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 Taratino的片子,我只知道追殺比爾,光憑這片風格鮮明的作品,就足以讓觀眾深深記住他的名字。

The Hateful Eight 的中譯片名很無趣地翻成了八惡人,平鋪直敘的劇透,從片名一貫風格的俐落,於焉展開荒謬的血腥殺戮,而這場混戰攻擊的所有場景,就在一個被暴風雪隔離的小木屋中一一搬演著,在最小的活動範圍、最少的場景轉換間,凝聚出舞台劇特有的戲劇張力,對於前一陣子才剛重溫舞台劇表演形式的我來說,特別有股刻意經營手法的趣味。

這部電影裏頭的主要角色都是惡者,各帶著使命與心緒,在彼此未料想到的命運牽連中糾纏與互殘,也因此形成了支持整部電影情緒濃度的猜忌氛圍,彷彿看著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最後要蹦出「兇手就在我們之中」那句話時的情境。

說實在的,要不是因為坐在電影院,否則以將近三小時的電影長度,我應該完全坐不住吧,也正因為電影院無處可分心,反而有機會好好耐著性子觀察導演的惡趣味。這是個既可以當爽片無腦無腦順著殺戮懸疑劇情線走的片子,也可以認真探討起來南北戰爭、種族議題的片子,兼顧爽度與深度,丟給每個懷著不同期待進電影院的群眾們,極為自由的觀賞彈性。

上圖女主角的表現,讓人非常印象深刻,甚至比神鬼獵人裡殺不死的皮卡丘更吸睛呢,鮮明挑釁的無賴樣貌,堪稱近來最讓人驚喜的演出了,有著電影近鏡頭的細膩,也有舞台劇的遠觀才能容下的張狂,算是看了過癮的演出。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