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5616_10202405760625753_2494532591562322374_n

2015年的第一部電影,「靈魂伴侶」是看完電影後,腦中首先浮現的關鍵字。

人的勇氣、堅強、自我等種種哪,就只是需要那位能調頻到自己投出訊號的人,完整的自我,才能在彼此的探索與理解中,漸漸具象起來

起初完全是被主題曲Lost Stars吸引去看的電影,倒也是至今對Keira Knightley印象最深刻的一部作品。傲嬌的英國腔,不整齊的口牙,貧瘠乾癟的身材,有著清晰的靈魂。

能感受愛、理解愛人的作品、表達愛的靈魂。創作者的靈魂。

印象很深刻的一幕,當男人說,旅行回來的途中寫了一首歌,而女人按耐著猜疑聽到副歌,終於把手中的酒杯砸向對方,只想知道這首歌曲的主角究竟是誰。

不是她,向來以彼此為創作謬思的對方,讀得出音符裡的每段情意。也因此,當女人對著電話唱完她的情歌,像傻子一樣愛著對方的情歌時,她可以如釋重負地把情緒放下。

當創作結束,情感釋放、情意表達後,創作者又回到自己。孤絕的自身。

親愛的,剛剛為陽台植栽澆水時,聽到下雨的聲音,才剛開始起雨,潮濕的味道還很微弱,水滴的聲音很輕盈,像是小女孩學芭蕾,只用一點點指尖觸碰著地面那樣的輕柔。防蚊木的味道在澆水的過程中蔓延開來,只是為什麼,床頭那隻夜襲的蚊蚋,依然不願離我而去呢。還是得夜深裡醒來,摳抓著止不住的搔癢。

剛讀了一篇短篇小說的前半段,還沒讀完,但很吸引我。想起自己對文字的誓約。

繪圖,像是淚水,把心裏頭的情緒化為可以滴落下來,能被地心引力牽扯的具體物質。本來搞不清楚的難受,會在塗鴉的表達中慢慢構築起來,讓自己得以理解那些不名所以。只有自己或特定對方能理解時,是種密語,能讓大家都感同身受時,就會是佳作,讓人瘋狂地反覆閱覽。

書寫,尤其是長篇小說的書寫,則是我所認為的壯旅,即使讀過的中長篇小說,寥寥可數,但我不曾忘記,狂妄的靈魂,一直試圖想完成這樣的心願。對當時,未滿20歲的我來說,最困擾的瓶頸是無法鋪陳足夠的情節、描述足夠的細節,因此格局始終只能停在散文創作或短篇小說中。逐漸妳開始明白。人生裡最精彩的不是劇情,而是過程,太花俏的劇情線只是肥皂劇。若是江郎才盡了,就來放空吧。

「親愛的」究竟是誰?

親愛的從來不是誰,也是所有的誰。他就是自由書寫裡的「其實我想說的是...」,一個發語的開頭,一個溫柔的指引,一個開啟情緒的關鍵。打開這個樞紐,然後情感就得以宣洩,得以侃侃而談。一句「親愛的」讓我感覺有所依靠,有所託付,即使只是一個虛幻的存在,也是種存在的方式。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