婀娜春宮 

一個人做靜心很難。
常常耐不住性子,分心。

即使是團體靜心,也常常覺得自己是在群體的作用力下,不得不耐住性子完成靜心。
這樣忍耐的過程,可以帶來釋放精力的創作快感。

大概是憋了太久,憋著不露出毫無靈性的匱乏本質,
竟然也就會在靜心完成後,自我催眠地感受到泉湧的神性。
超脫,遠離平時的意識狀態。

為了克服獨自靜心的焦躁,
到傳統的玻璃行割了一面,沒有邊框,純然的鏡片,
架立在婀娜春宮,自己陪伴自己。
燭火中浮動的影子,鏡中的自己,真實的自己,互相陪伴著。

婀娜春宮題字

即使如此,依然擺脫不了浮躁,需要透過其他方式靜心,
無法純然用吟唱、呼吸,沉澱自己。

在這樣的焦慮中,身體很自然地呼喚起Sivananda yoga,我學習瑜珈的起點。
過往,專注於體位練習時,經常忘記呼吸。
規律、深層地呼吸。
這種忽視,正好能以呼吸靜心的方式彌補
音樂中充滿存在感的呼吸聲,讓我在體位練習中,時時時謹記著,呼吸
※ 以 Osho 《能量中心的呼吸》搭配練習

只有自己面對自己,所以我總是裸著身子,
在微光中,以拜日式與Sivananda yoga和自己的能量連結。
很舒暢,很私密,很滿足,感恩。
希望能經常保持這樣的能量流動,豐盈自己。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