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

同樣還是這間老了舊了的房間,一切都比當初空蕩蕩搬進來時,更接近自己的理想了,許多細節卻已開始頹圮。

也不是因為漏水了,也並非避不了風、住了害蟲,甚至前一兩個月才花了一筆錢買下昂貴的吸塵器,想著從此之後,牆角不再會積出一球貓毛,但現在卻連不留意倒出盆外的貓砂,也懶得掃灑。

本來以為這種放任,是因為確定了新居所,才如此無關緊要地,荒廢起即將到期的棲身之處。但仔細回溯這一切衰敗的開始,其實早從「也許無法繼續住下去」的念頭冒出時,便悄悄入侵了。

一旦失去了期待與想像,秩序與環境便開始變質崩壞。那些需要花上氣力、心神時時拂拭的坑坑疤疤,突然不再被保養,於是紅玫瑰那樣飽滿著艷氣的紅,也成了一抹牆上的蚊子血。

最致命的,從來不是千夫所指的新標的,而是在某段互動間,停止了期待、收起了想像。

想著只是冷靜一下,想著只是觀望一下,原本還討論著一起度假的兩個人,開始因為這種「到時候也不曉得會怎樣」的情緒,收斂了期待,收斂了想像,收斂了還想繼續討論下去的步調,像租約即將到期的房間,再也不讓人想多花點氣力與汗水,頹圮於是蔓延。

依然住在裏頭,依然感覺自得其樂,一切客觀條件都沒改變,只是電力不足了,過載的負荷紛紛跳電,進入一片黑暗。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