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317305

「妳會很難進入愛情嗎?對於一個擁有死心眼性格的星座來說。」

「倒也不會,只是每次一愛上了,就不管對方是否釋出善意,便全心投入也在所不惜了。」

「呃...簡而言之,妳是個痴女,這樣嗎?」

「似乎可以這麼說,感情的路上,不曉得吃了多少虧呢。」

有些話題,永遠是姐妹淘無論已婚未婚、單身死會,始終要拿出來進行深究的,譬如感情。

即使我們都已經很習慣一個人看電影,偶爾還是會想一起去看個爛片,衝著一股烏雲罩頂的情緒,找個能彼此發著牢騷、謾罵劇情的對象,便覺得自己不是唯一辛苦的人。

這世界有太多人努力維持粉紅色光芒的完美表象,但只有幾個人,永遠不介意彼此分享難堪的故事,取暖也好、抒發也好,就是這些總得縫縫補補的不完美,讓我們成了豐盛的個體。也有時候,只是「因為妳是左耳進右耳出,神經超大條的B型射手座。」這樣戲謔的信任。

總之,我們一時興起,在慰藉心緒的大餐後看了「剩者為王」,然後在散場兩個人一起憤憤不平地討論著這是怎樣一部,把剩者人生簡化又美化的爛片。但我們都因為其中一幕動容了,當金士傑在劇中以為人父母角色,講起「愛」的那段。

有人把這段剪輯出來了,嵌不進文章,留個連結來→ https://youtu.be/n4dkpZqtupU

很多時候,我們把太多個人期待不知不覺地強加於所愛之人身上。

對於一手拉拔長大的兒女,父母總懷著不能讓他有一點受苦、被欺負的責任感,以及希冀著他們能過得比自己更好的祈盼;對於伴侶,我們也總懷抱著竭力付出,同時渴望對方等價回應的心緒。

人們都有一套自己偏愛的劇本,尤其面對所愛的人,更容易用自認為最好的情節安排,拉著愛人們投入。於是人們開始在愛中迷惘,一方面以獨立個體的情感判斷,找尋那位命中註定的人,一方面猶豫著,是否循著愛我們的人提供的那套劇本,人生才能有比較大的機會能順順利利。

對於一個剩者來說,能愛的機會太少,被關注的頻率太高,在這樣不平衡的感情付出與接收間,經常難以判斷眼前的選擇,究竟是依據自己一生的期待所引導,還是根據愛我們的人不斷意念灌注給予的架構所行事?

金士傑在這段飆戲的陳述中,講的只是個很單純的相信,相信這世界有真愛,相信他愛的人可以遇見那個人。所以他不急,不急著像市場收攤一樣,把剩貨大拍賣出清,因為他只接受會有這麼一對伴侶,走到他面前說著「就是這個人,非他不可」。他完美詮釋了這麼一種放手一搏的愛,把所有決定權都穩穩地、信任地交給了所愛的人。

好啦,雖然是個不值一看的片,但只要有金士傑,怎麼能錯過呢。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感謝分享,歡迎有空到小弟部落格走走喔.....(゚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