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MERA_20141106_230313

「有什麼感覺?」
好怕被問到這個問題。

不是害怕在床上被問到這個問題,是任何時刻
談到主觀的意念這檔事,就會對自己的感覺很不重視。

可是怎麼,抽牌、家族排列、諮詢……總是要問這樣的問題呢?
第一時刻,我的腦袋從來是一片空白,長久一直不認為自己的想法值得參考
除了需要虛情假意地自我揭露時,刻意地強化反芻多次地思緒外
始終難以適應,學不會認同、接納自己的感知。

當年完成職涯中第一篇採訪稿時,心裡好緊張
好想拿給受訪者看,問他,我理解得對嗎?有沒有哪裡需要修改?
然而職業尊嚴不容許這樣的心態存在
必須,很肯定地,對筆桿的力量,有一定的揮擊權

花了約莫兩年的時間,才開始敢細細闡述「我的感覺」
雖然,有大部分時候,我還是覺得自己只是在瞎掰一個自由心證的解釋。

尤其讀牌,用於創作時,更需要能這麼自得其樂地盡情解釋、編撰。
唯一,我能明確感受到,滿月時,真的能感到充沛能量
看到天空那明亮優美的圓盤,就知道,又到了非創作不可的時候。

獻給滿月,獻給所有能量的給予與餵食。
有時我是供應者,有時我是接受者,有時我只是陪伴在一旁的獸
三位一體的角色,是我解釋起不斷重複的這副牌卡,最主觀的知覺。

生一把火。
造成恐慌與逃逸,或許會被燒燼,可能適合用來取暖。

再也沒有更清楚的感覺了,滿月的時候,就該塗鴉。
我告訴自己。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