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70081_10201990969736240_3252196437756071550_n

大學以後,很少再提起畫筆
比較記得的是研究所時,用大張壁報紙討論與報告
也無法提供太多實戰經驗的我,唯一的長項
就是寫壁報時在旁畫些小插圖
結果後來就成為固定的寫壁報手
逃過上台口說報告的恐懼。

然後開始學henna,愛上圖騰
不用構思色彩搭配讓我覺得很安全。

後來報名了下班後的才藝課,試圖學色鉛筆畫
幻想自己可以畫出唯美的水彩插圖
結果光是練「色相環」這一步就讓我萌生退意
躲回henna圖騰與纏繞畫的安全領域中。

然後開始畫曼陀羅,一開始想用色鉛筆畫
後來也愛上了用蠟筆作畫的感覺
讓我想到小時候,總是把水彩當油彩用
色料和水的輕透感讓我感到恐慌

蠟筆沒有想像中的沾手,很容易用濕紙巾擦拭
可以不斷堆疊,而且很靠近指尖,
靠近敏感的神經末梢
感覺,可以把心緒與力道都透過短短的筆身
用力發洩出來。

畫這張畫時,特別有這種感覺
不用草稿,不用構圖
讓心帶著畫筆走,總有辦法修飾那些粗糙的邊角

心裡頭躲了很多個我,當我尋找內在小孩時
會不會迷失?

不會。因為他們將慢慢地整合起來
蛻變成一個嶄新,可以舒開指縫間隙
迎接每種可能性的個體。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