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

你昨晚又進入了我的夢中,但這次我沒有哭泣
不曉得是否未意識到這是夢境而非現實,所以矜持住了
還是,我變得更堅強些?

其實,情緒的強烈無關乎心裡頭在不在意
而是承受情緒的人,面對衝擊的反應有多大

我漸漸體認到,有一部分的自己萎縮得很嚴重,接近毀廢
對於憤怒,已經不知道那是怎樣火燒心頭的情緒

依舊我會感到不耐煩,感到悲傷,感到無奈
但已經忘了如何憤怒
如同已被憤怒的火焰燃燒過後的灰燼
癱瘓在烈焰中的,是再怎麼高溫也點不著的一攤死灰

靜心的過程中,我看見自己在火中,卻無法處於憤怒中,已經無法再燃燒
火焰之外是海,是潮水
即使我嘗試著表達憤怒,
那一波波溫柔的羊水仍包覆著我,將焰火的稜角覆蓋
這或許是種承受於原生母體的惡習
慣於承受,慣於為他人找理由,慣於躲避爭執,慣於遺忘自己的需索

我想起離開家的那個下午,記憶已陷入混亂的父親和談話
他自顧自地稱讚我脾氣好,卻讓我深深意識到自己
只是為了躲避爭執而逐漸失去某部分的能力,我無法憤怒
令人悲傷地,無法宣洩情緒,導致對痛感輕度麻痺

然而也不是這樣就不會痛了,不是嗎?
只是,每次痛起來,只能把憤怒的力量加諸於悲傷
有時哭泣,有時冷靜
有時,用來發現自己其實已經失去了某些能力…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