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7)

隨著身體代謝與角質的剝落,HENNA圖騰約2周內會逐漸消逝,我對這種短暫性的特質,有種說不出的迷戀,總讓人覺得那些圖騰是活著的,有存在於某段時空的意義。人們哪,一直在改變的不是嗎?忽而浮腫、忽而消瘦,有時緊實、有時鬆弛,也許黝黑、也許慘白,除了帶有些強制性、識別性的社會符號(如榮耀的徽章、身分地位的象徵),我從不認為有什麼圖案適合在身上永久停留。

一想到刺青是個與「永遠」這麼接近的印記,就覺得萬分哀傷,甚至感到恐慌。除非刻意抹滅,否則許多圖象終究會變成凝滯的符號,25歲的圖騰不再切合35歲的心境,也許仍然是自己愛著的線條與構圖,但這其中經歷過的許多或悲或喜,已經不知不覺調整了心境,我們不會永遠停留在某一年的自己,可是當時想留下的,和永恆掛勾太深的印記,仍會繼續跟隨。

怕的、擔心的從來不是後悔,即使是不可承受之輕,我恐懼的是那清清楚楚的輪廓,讓人以為世上彷彿還有永恆存在,但是沒有,徒留著的是一片物換星移後,意義更迭但形體依然的符號。49b21796-b6b4-41e5-b466-269b73bb4efe

所以HENNA讓我如釋重負,讓我更接近身體的訊息,每個不同的季節、身心狀況、體型變化、肌纹伏動,都透露著不同的呼喚,適合由不同的圖騰表現,HENNA標註的是當下,是釋放,是細微的情感波動,藉由指甲花的染色彰顯,再隨著代謝離開身體。

HENNA不是圖章,不是蓋在哪裡就印在哪的圖象,而是貼近身體關節與曲線的構圖,無論是傳統繪法或是療癒繪法,我始終覺得HENNA有種依順著每個不同個體的呈現方式,因而有了與靈魂緊密的生命力。

珍貴的短暫,深刻地提醒著自己,活在每一個當下。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