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禮拜一口氣解決了我心裡掛念已久的房地產文章,突破了這個財經文的大挑戰(感覺自己像在寫財訊),鬆一口氣的感覺也特別舒暢,五天上班日也過得快了些。

這禮拜本來該回診,不過當天助理們太忙,我也不好意思早走,多留在辦公事十分鐘,覺得外頭天氣更冷了些,想說也已經停藥一陣子,就偷懶爽約了,害我晚上一直有種惴惴不安的感覺。




來談談這段日子碰到的人。




上次複診時,診間超多人,我找個位置坐下來,屁股都還沒熱,隔壁的歐巴桑就很好奇地問我是來看診還是來拿藥的,我說是來看診的,她就嚇一跳,說我看起來也沒有怎樣,怎麼年紀輕輕就要掛精神科,就想探聽看診的原因。本來不是很想回答這種私人的病歷問題,不過還是勉強談了一下,才知道歐巴桑是帶她精神分裂症的女兒來看病,平常她自己會看精神科就只是來看失眠,偶爾睡不好就來給醫生開開藥,所以才以為我是要來拿些處方藥的。




聊沒幾句,隔我一個走道旁的男士也插進話題了,這位是個體質型的躁鬱症患者,正如歐巴桑對我的觀感,我也覺得這位男士「看起來很正常」。身邊都是同道中人,難免也想左右觀察一下,究竟來看病的都是些怎樣的人,不過都是些老人多,大概是看失眠、神經衰弱之類的吧。




歐巴桑的女兒神情有些呆滯,連媽媽在旁邊音量不太小聲地說她的病情給我們聽也沒什麼反應,偶爾和我有點互動,想知道我和她的症狀有什麼不同,說話時倒是感覺挺關心人的(媽媽就會讓人覺得有點探人隱私),她會有幻聽、幻覺等行為,病發後書也不能念了,什麼事情都不能作,只能專心對抗那些腦中幻影。




歐巴桑說女兒已經看病三年,還住過院,有身心障礙手冊,吃藥後越來越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記性不太好的這位媽媽,因為候診時間太久跟我們也講了很久,到最後都忘了哪些事情已經說過,重複地問著問過的問題,說過的話。




很典型那種沒讀過書的阿桑,辛苦賺錢帶女兒大老遠來看病(她們家接近苗栗了),醫生說的話有聽沒有懂,於是只能乾著急,到處問問大家有什麼藥好、什麼醫生好,然後到處找尋一點痊癒的契機,對為什麼好好的人會有精神困擾完全無法理解那種。






鬱先生看起來也頂多
27歲左右,講起話來井井有條,總之就像個平常會碰到個年輕男性,他已經服藥七年多,看遍全台灣大醫院精神科,診斷結果都是天生會躁鬱,沒什麼痊癒的希望,只能控制。




遇到他之前,我還以為躁鬱症是會脾氣暴躁之類克制不住火爆性情的那種,不過躁

鬱 先生說,躁鬱是種情緒的起起伏伏,會低沉地像憂鬱症患者般什麼事情都做不了而封閉自己,也會突然亢奮得什麼事情都想作,曾經一天跑步跑三個小時,連續五天只睡三小時;其實躁的時候也沒什麼不好,反而讓人還挺有希望活力的,只是當躁和鬱的轉換期越來越短時,身體就會短路。譬如說:連續一個禮拜到處耗盡體力只睡三小時候,馬上緊接著連續一個禮拜足不出戶、不想說話、不想面對人群而每天只醒三個小時;接著三天躁、三天鬱,然後週期越來越短,今天還對什麼事情都躍躍欲試,明天就覺得世界要毀滅。




聊著聊著,後來才發現我們正好是最後三個患者,剛好一起出清。躁

鬱 先生後來還去抽了血驗肝功能,吃藥吃太多年了,要觀察一下身體情況。念外文系的他,因為躁鬱問題,換了好幾個工作,最後還是決定辭職修養,會到省新看診,只是離住的地方近,有狀況可以隨時趕到。

另外,也因為工作認識了些新朋友,像是麵包店的老闆娘(上次去買牛軋糖送了我一盒起司蛋糕)、調精油的
Niko(調了香噴噴又有效的排水沐浴精油給我),最有趣還是和國泰醫院公關的相遇了。




對於她的第一印象是:真不公關,反正就不是那種很親切型的對外聯絡人,反而比較像一般的櫃台服務那樣。不過因為第一次知道醫院也有公關,採訪完後就順便問問她醫院公關都在做什麼,本來想說禮貌性問一問就走,沒想到她也想聊下去,就談起來了。

意外發現我們不但同年,生日還只差一天,畢業後就做現在這份工作,並不是很喜歡和陌生人打交道,卻又因為職業關係得接觸很多人,並且都沒有對目前的工作樂在其中,連薪水都一樣。同樣的背景,很快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真是一次巧妙的相逢。




下週截稿日,差一篇報導和一些整理就可以交差了,準備迎接新年吧~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OYOTV
  • 聽起來我還蠻接近躁鬱症的...我要跟袁醫師說他診斷錯誤= =
  • 鬱金香姐姐
  • >>也因為工作認識了些新朋友



    為什麼我是因為因為工作認識了新桃花,

    而且還是老得我根本不想要的呢?

    看來你心情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