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是鎮公所抓的老街照片,其他照片是從陳阿皮的相簿連過來的)

 

說說我的23歲生日。

 

真是歲月催人老啊,催到現在要拿出學生證裝學生打折都會有點心虛了。

 

星期五上班時(生日是星期六),助理們不知道在幹什麼很開心,他們總是會感情很好地一起聊天,不像我們三個老成又沉默的編輯,整天都在自己的隔板裡埋頭苦幹,常常一整個禮拜我連隔壁文編的衣服穿什麼都不知道,一天講話不會超過三分鐘,有事就寫e-mail(辦公室也不過三四十坪大,不過編輯間的風氣就是默默地不打擾別人,大概怕打斷人家的靈感作業吧。)

 

裝水的時候經過助理那邊的走道,業助育琦拿了一個娃娃說要送我,原來是她昨天去娃娃機抓到的,一個披著龍蝦外衣的白色海豹娃娃,編輯助理士林突然想到隔天我生日,就說當我的生日禮物吧。不知怎麼地覺得有種好笑的開心。

下班前我去廁所尿尿,士林發現我經過就很緊張的回頭看我一下,要走時才知道她等著在我走前跟我說生日快樂,所以下班時間到了後,她就一直很緊張怕我走了她沒抓到那個時刻。怎麼這麼可愛呀,雖然有點不習慣這麼被祝福。

 

至於生日那天,約好了和陳宜皮去大溪鹼粽子家玩,大四的時候我們幾個作白日夢說要畢業出遊一下,結果都沒有實現,這次終於逮到機會了。(提案包括了看大溪廟會、去花海農場、陽明山採海芋之類的青春熱血行程,不過只有飯局能實現。)

 

當天早上陳宜皮要去喝喜酒,而鹼粽子要去補習班帶國中生,我也不想那麼早起,於是就約下午三點左右。沒想到早該回家的鹼粽子因為一早接到班主任電話說今天不用帶小孩,就一口氣睡到中午,十二點多人還在清大,為了怕我人都到桃園了他還沒到家,我們就乾脆約一約一起搭車去大溪。

 
搭亞聯客運到龍潭不過40分鐘左右,轉公車卻要轉兩班花費40分鐘才到得了大溪,真是會搭車搭到欲哭無淚,尤其是一到桃園就發現天氣比新竹冷得太多,加上陳宜皮的喜酒宴太晚結束,火車又誤點,預計大概要五點才到得了,本來預計要去花海農場的計畫可能泡湯,害我們兩個像得強迫症一樣不斷在看錶。

 

其中在桃園等公車的時候還發生了小小插曲,當我們兩個冷得有點氣急敗壞時,有個穿著拖鞋的台客少年仔用他的手機大聲放著電音舞曲(不得不稱讚他的手機喇叭效能,有夠大聲),光是那個可怕的魔音穿腦和喇叭破音就讓我和鹼粽子臉都綠了,他竟然還晃著晃著就一屁股坐在我旁邊(空位頗多),耳邊不斷傳來他那令人不敢恭維的音樂品味,電音版大悲咒就在我耳邊大聲地熱鬧著,少年台客兄聽得非常起勁,還用力搖晃身體兼腳踏著節奏……冷風加冷汗,我們趕緊逃跑。

 

不遠的距離卻需要很久的車程,好不容易來到大溪,曾經當選過學生小里長的鹼粽子就帶我去逛逛老街、打造得很有觀光氣息的大溪橋等等,把大溪小鎮繞完一圈,天色也漸漸暗了,其中還不斷焦慮地等待誤點女郎陳宜皮來到。

這位以臭臉為招牌的望月刊創辦人因為等車坐車到不耐煩,加上到桃園的時候也快五點了,深深覺得自己今天大老遠跑來快閃很沒意義,就在電話裡遷怒了鹼粽子一下,我們兩個便在冷風中嚇得皮皮挫。之後便跑到位在大溪藝文之家隔壁的鹼粽子新家,看北高市長開票順便等這位烈女子。

 

快六點的時候,陳宜皮終於到了大溪,太陽早就下山了,於是取消了花海農場之旅,一起吃了地主推薦兼請客的張惠妹臭豆腐,之後到鹼粽子家的五金行一起吃家常菜晚餐,同時發現鹼家爹娘的頭髮都很茂密,連鹼妹妹們都是很正常的髮量,不知道鹼粽子為什麼會和我一起成為屎雲遜俱樂部會員,並且更勝一籌地體毛稀疏到從不用刮鬍子……

 

吃完飯後我們就去看大溪橋的夜景,真的有美到,比白天看美得太多,可是真的很夭壽冷,冷風呼呼地吹,還夾雜著細雨,使得我和鹼粽子的頭頂有如土石流一般,呈現水土保持得很差的樣子,不斷地被陳宜皮取笑。

 

謝謝陳宜皮很有義氣的答應了我這個壽星的邀請,不遠千里地來到大溪陪我過生日,而身為地主但是平常並不出門的鹼粽子,也一邊抱怨「妳們知不知道我現在腳有多痠」,一邊盡責地當我們的導遊,展現了朋友多年不曾接觸過的刻薄賤嘴外的另一面。在冷風細雨中逛完美麗的大溪夜景後,129帶給我們的是隔天可能的大病一場……(三個人的衣服都穿不夠)

 







吃完鹼媽媽的暖暖薑母鴨,鹼粽子盤算著如何教會我們搭車回去,要轉兩次公車真的很麻煩哪,雖然我心裡一直偷偷希望鹼爸爸可以大發慈悲開車載我們到客運站,不過看來都已經算公車錢、擬定怎麼搭車到箭在弦上了,鹼爸爸還是沒有任何表態,鹼粽子終於忍不住說「哎唷把拔你乾脆載他們去崎頂轉車,免得他們迷路。」

 

此話一出,鹼粽子馬上遭到全家的恥笑。「很奇怪耶你~明明就有駕照還要叫你爸載,笑屎人了~噗噗噗」在他忍辱負重勉強表示要自己開車時,鹼爸爸還是很有義氣跑去開車了,基於送佛送上天的信念,鹼爸爸就說乾脆送我們到龍潭搭客運好了,免得回家太晚沒公車。

 

原本可以不用忍受公車的舟車勞頓已經很開心了,沒想到超有紳士風度的鹼爸爸,擔心女生晚上坐車危險,堅持要送我們到都上車才走。

我個人是還滿快就搭上南下的亞聯了,不過陳宜皮因為等車等錯邊而錯過一班北上的車,我人都到清大了她才搭上車。在這段漫長的等車期間,她因為太冷一直動來動去,在車裡休息的鹼爸爸還特地打手機給鹼粽子,要他脫外套給陳宜皮穿,真是讓人印象深刻的好爸爸(但沒有遺傳到爸爸體貼個性的鹼粽子並沒有施捨他的外套給陳宜皮)。

 

感謝大家的關心與陪伴。能在大學期間認識你們真好。(另外感謝雖然因為補習沒辦法來大溪但是卻在我挑百視達壽星免費租片時提供意見和祝福的碰鼻

延伸閱讀:地主鹼粽子
創作者介紹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oyo
  • 僧日快熱~~~原來百視達有壽星免費喔QQ
  • Ken
  • 很不厚道/~

    我才穿一件是要怎麼脫給陳阿聘穿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