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大風車是大三時

送小小貓到南寮收容所的路上

(那時候不曉得原來送到收容所其實就代表著死路一條……)

遠遠地看見了,回程卻怎麼也再找不到

海市蜃樓一般

 

再見到時,已經是開始工作的社會新鮮人了

為封面主題故事而下台中準備採訪

搭上好久沒搭的火車,在苗栗竹南、崎頂附近看到

看到海,好幾架白色而龐大的風車

正中午的烈陽把視線照得花白

然後我幾乎忍不住地就激動落淚了

一直到現在,每當我看到大風車

都有股流淚的衝動

 

瘋狂地喜歡龐大的物體。

無論是人工的或是天然生成

龐大的物體總讓我有種不成比例地滑稽感

是股沉默的力量

用靜態的方式展現著難以承受的質重

 

一時間想到了莊子的齊物論

但莊子的悠遊卻解釋不了我面對龐大物體時

油然而生的激動

像是被上帝摑了一巴掌

卻竟然破涕為笑的一種深深悸動

 

白色,短暫而孤獨的顏色

那麼容易地就髒污了,存在於自然界

彷彿就是個攻擊標的

當我看見那麼多鮮明的白色又龐大的風車緩緩轉動時

就好像正接觸著一股悲劇的力量

總是忍不住要為這種荒謬的視覺刺激而感動

 

承擔著龐大寂寞的風車

在荒蕪的岸邊緩緩運轉著照明島嶼的能量

我們每個個體所承受的情緒不也如此

心底面,彼此都像那孤傲的風車轉動著維持表面秩序的精神

其實卻都只是孤獨而悲壯地迎著宇宙的風吹日曬

面不改色地持續那道人工而突兀的潔白

 

那怕那潔白或許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被某些輕浮靈魂寫上了情話悄悄

畫上了情人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洪娜娜 的頭像
洪娜娜

修女的心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