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一次無意間看到個體戶上網張貼的居家清潔打掃廣告,想說搬家完後可以試看看,就隨手記下來了。果然,搬進去手忙腳亂,光是拆箱就讓我腰酸背痛,根本沒心情打掃(藉口),於是打電話詢價,一小時250,刷刷浴缸、清清舊家地面,應該頂多一兩小時就足夠吧,就約了時間。

像彭婉如基金會、之前請的淨好室等等管家公司,雖然清潔員都有經過嚴格的訓練和考試,但價格也較高,終點350,基本時數就是4小時,如果定期打掃,最少兩個禮拜就要安排一次,門檻有點高,可不能像我這樣隨時想請人家來個一兩小時。

來打掃的李小姐,真的是個小姐,連樓梯都還沒走完,我就忍不住說,妳看起來真不像作打掃的啊!是家庭主婦無聊兼職嗎?她才透漏了自己的驚人背景……

「我是從上海來的,學歷在台灣不承認,也不能合法工作,就來打打工」

「那妳在上海是念什麼的呀?」

「復旦大學法律系、研究所,我本來在上海是作律師的」

「所以是因為嫁給台商的關係過來的嗎?」

「是啊,很多人都問我這樣怎麼值得呢~」

天哪!竟然是個高級知識份子,而且我只花鐘點費250就能請她來幫我作粗活,有夠超值(真是寒酸的想法)。幾個友人聽到我說這件事,首先的反應就是「也太可憐了吧!」不過李小姐除了氣質好(總之就是感覺是個人才)外,談起這分工作、自己的婚姻、生活選擇也一律保持著不卑不亢的態度,讓人打從心底尊重。

律師在台灣是個好職業,在上海也是,上海的平均收入是1萬3不知道人民幣還台幣單位,她的收入就有3~4萬,當初因為當先生公司的法律顧問而結緣的,育有一子。她說本來不想生孩子的,不過先生覺得還是要生,只好生了。因為勞動的關係,身材看起來真不像個媽。

啊!有這麼棒的老婆,我也想娶一個哪~

她說光復路一段這兒有很多差事,有一次他去日商主管家打掃,看他在作日文翻譯稿,因為自己也會日文,還好玩就試著翻起來了,讓人家整個大驚。

就像移民美國、加拿大,必須經常往返兩地居留,大陸妹李小姐每回大陸一年要回台灣待半年,要持續往返六年週期。

那麼,究竟她的清潔功力如何呢?除了手法有些猛暴、不那麼細緻外,刷刷洗洗之類要用力的,她都做得好好的。所謂猛暴呢,就是她用大量的水清潔時水潑得到處都濕濕的也不介意,出浴室門時還差點因為地面太溼滑而摔倒。清潔廚房時也是,地上有水不會順手擦乾,但總之是不至於把不該用濕的物件都給潑浸到。

李小姐的手腳快,也不像淨好室,時間一到非走人不可,大約就是先聽要處理哪些,大概估個時間,譬如我的新家廚衛和舊家清理部份,約2小時可做完,她就守著那樣的範圍,超出了也不會急著趕快收手跑走,而且還自備清潔用品(管家公司的是盡量運用屋主家有的素材)。

掃完新家後,我就請她順便去舊家清潔,好讓我交屋。她說我有個直立式的吸塵器好用,剛好舊家那有個髒到我都沒在用,想乾脆留給房東的小鋼砲,想說送她用好了,她覺得平白收受不好,最後500元的工資就用報廢吸塵器抵了100,400元完成我的搬家任務。

不知道她會不會被老公罵,撿了一台垃圾回去?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終於趁著端午假期完成了搬家任務,也讓我覺得好像沒什麼放假到,還整理到晚上想起床尿尿卻全身酸痛到爬不起來。

 

 

 

話說,因為搬家前一天的偶發事件,我已經和鄰居太太搶先認識了。

 

 

 

星期六搬家,星期五下班後,便先整理整理冰箱,移到新居所去,嘖嘖,竟然還要跑兩次才能清空冰箱。新家的門鎖是可以反鎖的那種,一個喇叭鎖加上一個長方形,有圓鎖跟拉鎖的那種,複雜得要命,開門就開了老半天,關門的時候,總覺得鎖縮不進去,左轉轉右轉轉,上轉轉下拉拉,才終於關好門。

 

 

 

因為手機充電器已經被收到不曉得哪了,加上電池也快沒電,沒帶手機出門,卻在準備要回去進行第二趟搬運時,發現自己怎麼樣也開不了門。真後悔沒帶手機,就算只能打一通就沒電了也好,讓我求救吧!

 

 

 

可惜在這個每層各自獨立格局的透天厝裡,怎麼哭喊都是雞犬不相聞,只好到洗衣間等待有沒有人路過回來可以幫忙,無奈住在巷底,又是個標準的住宅區,只有住戶會進出,苦等不到人。本來想高聲叫喊對面的幫忙,卻看他們在窗口聊天聊到我都知道他們談些什麼了,就是沒有被發現,這種明明你就在我面前卻感受不到我的孤立感, 果然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試著打開洗衣間的紗窗,很好,我的身體過得去,離遮雨棚大約到大腿的高度,有點高,算了,可是,遮雨棚離卡車頭好近(我住二樓),要是這樣我就能爬下去找鎖匠了。經過一陣子的百感交雜,無助到快哭出來了,可是焦慮遠比想哭的情緒高漲,眼淚倒是沒有留下來。什麼都沒有的房間裡,我要如何度過漫漫長夜,小喵喵才會來救我呢?大概還要五小時以上吧,一想到要自己在這空蕩蕩的地方發呆焦慮這麼久,「豁出去吧!」狗急跳牆就是這麼一回事。

 

 

 

第一次只跨了左腳出去,就覺得恐怖,又躲回洗衣間。等到煩了,才又試一次,終於兩腳都站在窗台上,本來很期待有住戶回來的心情,頓時變成很怕有人發現我正在翻牆的窘態,而馬上改成最好不要有人發現我的矛盾心情。

 

 

 

接著是踏到遮雨棚上,這段距離頗高,前面說過,大約有到我大腿根部的高度,所以也不能貿然跳下,只好蹲坐著,慢慢滑下去。這時候就很慶幸自己知道要減肥,要維持身材,不然我大概也沒膽就這麼往遮雨棚的支架踩去。

 

 

 

剛好另一個窗台的鐵鋁窗欄可以當扶手,便拿來保持平衡,緩步在遮雨棚上移動著,不過感覺那骨架很踏實,便也沒那麼緊張了。遮雨棚到卡車頭也有一段距離,幸好棚延踩起來感覺也頗穩固,便順利跳到卡車頭上了。既然到車頭了,下去也就簡單。

 

 

 

拿著鎖在外面轉啊轉,照樣徒勞無功,真慶幸幸好我沒有大哭大叫丟鑰匙請人幫我開門,因為從外面根本也打不開,這可是鎖匠說的。大難餘生後,全身灰塵地去請鎖匠來開鎖,他拿手電筒照一照,說我鎖到反鎖了,一定要從裡面打開,不然就是要把鎖鋸掉。那,既然我人在外面,房間空無一人,是誰反鎖的呢?這又不是密室殺人案,鎖匠當然就好奇了問我是怎麼出來的。

 

 

 

「你膽子還真大咧!」

 

「沒辦法啊,沒帶手機,怎麼求救(甚至錢包裡也剩不到100元……)」

 

「那現在要怎麼辦,開反鎖一定要裡面開」

 

「你不是說可以鋸掉嘛?那樣多少?」

 

「裝鎖1100,鋸鎖300工錢」

 

「……那我爬回去好了」

 

 

 

抬頭看著洗衣間的高度,還有遮雨棚的圓角,爬下來果然還是比爬上去簡單得多……鎖匠看到隔壁有很多工具,還有個很長的爬梯,便叫我去和鄰居借個梯子上去。經過一番解釋,鄰居太太和他作工地的先生也整個嚇一大跳,怎麼我會想到爬下來,大不了總會等到人嘛!啊我就是不想等咩~

 

 

 

不過大梯子實在太大,又放在比我陽台還高的地方,所以他們也不知道要怎麼拿給我,商量後決定把車子開到我窗外,再用小梯子輔佐我爬回去,因為遮雨棚是圓弧角,不好立足,到窗台的距離也不是腳跨得上去的,不過有工地夫婦的協助,我順利回到新家,並由鎖匠在外面口頭指導下,成功解鎖。

 

 

 

這其中,當我和鎖匠和工地夫妻正在討論怎麼爬回去時,路口的租屋工程師也在旁邊偷聽到了(因為我聽到他們在討論我被鎖而狗急跳牆爬下來的討論),所以當我開門後,還特別跑來跟我說如果不會用反鎖,以後就不要動到那個圓鎖,免得又得爬上爬下。

 

 

 

親切的鎖匠沒有收我錢,工地夫婦也因此和我認識了,講了些這裡的生活環境、機能等等事情,以及房東的壞話(他們不喜歡房東把這裡改成套房出租)。

 

 

 

明明安過太歲了,怎麼還是這麼衰呢?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June 13, 2007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因為準備搬家,都沒有自己準備食物,加上天氣熱,完全不曉得晚餐該怎麼吃好。



有天逛遠百的Jason想買雪比優酪乳時,意外發現Dole的生菜沙拉包,記得在某Blog看到,這種沙拉包非常方便,醬料、麵包丁都已經備齊,只要通通攪拌一起就可以吃了,更重要的是:有特價!



Jason說穿了就是高級的頂好,兩家的進貨感覺有些相似(當然Jason是豐富多了),連店裡放的音樂都如出一轍。之所以和頂好這麼熟,源自於公司樓下就有家頂好,是午飯後我的最佳散步場所。



頂好經常會大特價出清生鮮產品,雖然他們的生鮮產品品質非常為人所詬病,不過低於半價的價格還是很吸引人,偶爾我也會買買;JasonDole沙拉包,原本是一包149元,特價下來只要42元,有沒有便宜到讓人不買會對不起自己?加上銷路可能本來就不好,平常日去,架上會有超過5包的出清品,剛好一次買足整週的份量。










只要3分之1的價格,就可以享受一大盒凱撒沙拉,就算有幾片葉子枯黃了,也不讓人怎麼介意,等我哪天飛黃騰達了,再考慮花3倍價格買一包鮮翠綠的生鮮沙拉包吧。



這沙拉的生菜種類正好是我最愛的蘿美,其他像是萵苣、紫色高麗菜我都不愛,而且凱撒醬味道也極佳,不會有太厚重的油膩感,配上大蒜麵包丁很有飽足感,算是重調味和清爽素材的搭配,170大卡就讓人吃得很滿足,真是夏日晚餐首選,如果再加上一些雞胸肉就更好了。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的胃和生菜沙拉特別頻率相合,之前早上吃苜蓿芽夾包蘋果塊也是覺得好吃得不得了,雖然知道苜蓿芽對本身有紅斑性狼瘡的患者具誘發性,不過想說自己也沒有這些毛病,而且也得狂吃猛吃吃過量才會有問題,沒想到吃了兩個禮拜後就出現了狼瘡患者會有的光敏感現象,本來想去免疫科檢查一下,但上週的雨實在下得太猛烈了……下次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