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元旦期間百憂姐回台灣時,我們去了高雄的大八日式餐廳吃飯,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嚐試生蠔的滋味。雖然是咕嚕地狼吞虎嚥下喉嚨,不過那種冷冷滑滑又澎湃著海洋氣息的味道,還真讓人難以形容,進到胃裡了還在體內掀起巨浪似的。






還有一次是在老爺的鐵板燒吃到大生蠔,沾了些麵粉去煎的,所以應該不能算是「生」蠔,不過滋味很不錯,金黃而有點脆的外皮,減低了本身柔軟滑嫩那種讓人產生吞嚥恐懼的口觸感,而且
size也不至於太大,甚是鮮美,內部稍熟,可以用刀叉像吃牛排那樣一口一口吃,口感像豆腐一般,調味則是簡單用辣椒醬油,味道就很不錯了。






這次國賓的義大利餐廳推出生蠔美食節的活動,讓我又再次和這個奇妙的食材相遇。主廚當場為媒體示範剝生蠔,用一把小小的刀子,努力找出生蠔殼的縫隙,再用力嵌進去,這個步驟最費工夫,那時候主廚橇到滿桌都是殼屑還不得其們而入哪!終於把刀子插進去後,就沿著縫隙割開,最後再撬開即可。殺生蠔的過程必須戴手套,不然會被硬殼割傷手。






剛打開生蠔時會有些狼狽,到處被殼屑用得髒髒的,所以要先連殼放進鹽水中洗一洗,再放到冰檸檬水裡去腥,最後加上檸檬汁、五味醬、芥末醬調味,一口氣吞進肚子裡(不一口氣,應該很難吃完吧……)而生蠔敲開後,當場真是海味四溢啊!







這個加拿大進口的生蠔,真的超大,尤其是煮湯後,稍稍膨脹,我吃了五口才吃完,有點後悔當初幹嘛不一口氣呼嚕呼嚕吃下去,因為一口一口吃的口感真的有些恐怖,加上海味實在很濃厚,差點沒昏倒。




另外還吃了週末才供應的四人家庭套餐新菜單,平均每人六百多元的餐點,覺得是有些貴,味道是都不錯,卻沒什麼特別驚豔的感覺。





 

香烤錦蔬洋菇塔



牛肉野菇斜管麵



義式蔬菜湯襯紫蘇醬



爐烤羊排五分熟、迷迭香烤雞腿配松子陳年醋汁、碳烤玉米餅佐牛肝菌菇(玉米餅好吃)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近晚上如果沒跟小喵喵吃飯的話,多半就是吃個芭樂配杯牛奶,天氣溫暖時就會洗洗菜燙個大陸妹配桔醬吃,不過這麼樣總是覺得有些單薄,直到上次在新光三越的超市看到我朝思暮想的Harvati Cheese,才發現晚上吃一點點乳酪感覺很不錯,因為味道重也不會吃太多,濃厚的口感又可以抑制嘴饞。



當初是在和百憂姐們的樓友聚餐中吃到Harvati Cheese的,忘了是義大利還是美國女帶了很多起士和餅乾,這款Cheese味道很不錯,雖然鹹了點,但是乳製品的香味和口感都很棒,後來我和百憂姐還去超市買了一小塊回來,配草莓和餅乾吃,直接食用也很棒。只是回台灣之後苦尋不著,每次經過那種有一堆乳酪的專門櫃都會流連一下,兩年後才好不容易才買到,當然馬上下手。



關於Harvati Cheese



十九世紀中期,一位名為 Hanne Nielsen 的乳酪傳播者(傳道)帶領一位女士去跟一些在歐洲十分著名的乳酪製造者學習,這位女士學成,回到丹麥後,她為當時並沒有秩序的乳酪製作行業引進了新的思想與技術。
Havarti,取名自Hanne第一個帶她去的農場,是她最成功的作品。此乳酪內部不均勻的佈滿小氣孔。此外,Havarti還有其他製作方式:加入奶油,使其變的更軟,在口裡的風味更豐富。或是加入香芹籽,添加其風味。(在美國吃的時候就是有加香芹籽的)



不過今天要介紹的是新竹遠百B1Good Well固德威專櫃,真是非常推薦想買起司的人去!



發覺晚餐可以配點起司後,就想多買幾種口味輪流,一開始我是去Jason超市裡看的,有一區都是起士和各式火腿、燻肉的冷凍專櫃。面對琳瑯滿目的起司時,若是沒有好的櫃員,我想一般平常沒在接觸乳酪的人,應該都會試到最後也沒試到喜歡的,不是落荒而逃,就是礙於試吃了很久,隨便找個還可以的買了,然後拿回家放壞。




Jason
起司櫃的小姐就很遜,也不太會介紹,好像對自己家的產品很不熟,偏偏乳酪又不是看樣子就可以猜出味道的,要是連店員都不太知道怎麼找顧客需要的口味,肯定要選得很辛苦了。亂槍打鳥的問個幾個起司,小姐也只會回答「這個口味比較重」之類的話,也不主動幫忙試吃,還要我自己提出,最後還是沒有嚐到喜歡的,毫無斬獲。



本來打算放棄了,要上樓時經過固德威,想說買點熟食當午餐,結果發現他們也有一整櫃的起司,就請他們幫忙挑選。「是要當零食吃的還是配酒或是配餅乾麵包呢?」嗯,這個起頭不錯,很快就依食用方式裡出頭緒,而且態度很好,完全是一種以推廣起司,而且不吃你怎麼會知道該選什麼的貼心態度服務。最後我選了他們第一次推薦的法國蘋果酒奶油乳酪(French Creme Isi Calvados),可見他們的眼光不錯,第一次就挑對。



關於蘋果酒乳酪



蘋果酒口味乾酪屬新鮮軟質乳酪,有酒香的風味,但不含酒精,很爽口,適合直接吃,當做甜點零嘴或打冰砂,或是用來塗抹麵包吐司。



這是用蘋果汁和乳酪一起發酵的,所以不含酒精,但有蘋果發酵的香味,非常可口,質感比較像奶油那樣,但很清爽,乳脂肪成份只有30%,也沒有一般奶油乳酪的厚重膩口。平時常備這款乳酪的話,嘴饞時挖一小湯匙,可以充分滿足對冰淇淋和起司蛋糕的渴望。



因為是盒裝的,並非平常那種切片式的,回家後開封我才發現自己買的蘋果酒乳酪竟然是完全的液狀!害我一度懷疑這乳酪該不會本來就只是調味鮮奶油,打電話去說明時,小姐也很驚訝,當下表示一定是進口時有變質,要我有空經過拿去換。後來我拿去換時,他們當場所有小姐都一直跟我道歉,還多送了一個小乳酪給我,態度真是沒話說的好。雖然只是個簡單的小小歐式料理櫃,卻比號稱高級超市的Jason專業又親切多了,非常推薦。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Silnox造成夢遊等等的新聞出來,加上一堆名人紛紛發表自身的無意識經驗(所以這個社會上有失眠困擾的,絕對比想像中的還多啊),於是引起很多人對這藥物的興趣,網路上也有許多人大談自己吃藥後的恍惚經驗。



因為被診斷出是個有潛在完美主義而很容易不自主緊張的人,兩個不同的精神科醫生都不約而同給我開了抗焦慮的Lexpro還有情緒太多不安時急用的Xanax,前者是百憂解的進化版藥物,讓情緒穩定的效果不錯,後者則是有點鬆弛作用的藥物,催眠的副作用也很明顯,但主要還是用在精神方面不是失眠症狀的藥。



雖然我沒吃過Silnox,但吃同樣身為四級管制藥物的Xanax也讓我出現過無意識近似夢遊的狀況。



小年夜準備回高雄,很擔心要塞車塞回家的我,上車前就吃了Xanax,想說這樣應該就可以安穩的睡回去,塞再久都不怕,不過可悲的是那天路況實在太好,一路回到高雄才花三個半小時,可是我的藥效卻整整發揮了12個小時……



還沒上車前我就已經昏昏欲睡了,更別說一上車馬上睡死,但又不是那種熟睡,還是能作一些基本的反應與回應,像是小姐收票根啊、下車等等,還是有力氣作,可是隔天會完全對這些沒印象,沒印象也不是說完全不記得,倒比較像知道有這麼回事,不過是上輩子做的那種感覺。



到家後,我還跟媽咪講了年終、考績等等的事情,還喝了牛奶跟吃了水蜜桃,可是隔天起床後完全沒有印象,又重複講了一次,整個人恍恍惚惚,好像就要失去意識一樣,精神完全無法專注,是種很不舒服的昏沉感,不只是單純想睡或者是疲累而已。



所以在看到Stilnox的新聞時,非常能夠感同身受啊……



不知道動物會不會也有失眠的困擾呢?得失眠症的貓,一定覺得是很恐怖的酷刑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每次雜誌出刊,我們都會照例夾一封感謝函,將雜誌寄送給當期的受訪者。這個禮貌性的動作,通常也僅只於形式上,大部分不會有什麼回應,但偶爾也會有些迴響,讓我小小感動一下。



像是處女作的酒莊報導,也曾接受過商周採訪的他們,還是有看出我的用心,很開心地打電話來說他們讀得很感動,寫得真好;還有一家很有良心,生意卻普普通通的麵包店,因為上報導後生意起色不少,也常常和我互動,最後也成了好朋友;再來就是昨天接到的咖啡館老闆娘的道謝電話,說最近很多看了雜誌過去的客人。這也是家要是沒看過介紹,應該不太會想踏進去的咖啡館,但是環境很舒適,價格也滿實惠,加上老闆娘很親切,要是我想花一個下午待在咖啡館看書,倒覺得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再也沒有今天被奧客稱讚來得高興的了啦~由於廣告稿採訪不似一般報導,拿人手軟(錢也沒進我的荷包),必須迎合顧客的要求與期望,相對也使下筆壓力大了些(難怪大家都說專寫廣告的工商記者不好當),尤其這次的廣告金主,其惡名昭彰,讓我聽得不寒而慄。



一開始交案下來,總編就說這個客戶之前和我們合作過很久,後來因為廣告價格關係,投奔另一家雜誌懷抱(對方總編親自帶人過去吃飯、出低價搶生意),這次好不容易他們又回心轉意想看看我們比較貴,效果有沒有比較好,更是必須「費心構想編寫」以營造出我們雜誌的編經功力……



媽啊,有沒有讓人壓力這麼大的一次說明啊!?後來總編又語重心長把我叫過去口頭說明和這個客戶合作的淵源。總之對方是個很年輕就有錢的女人,又開頂級料理餐廳,非常愛穿名牌,而且是那種一定要把名牌LOGO完全顯露在外的囂張法。



接著又說了幾次被對方刮的恐怖經驗,主要是因為對方相當商人性格,作他的客戶時,一定可以被服務得很週到,但對方身為客戶時,也會不遺餘力的百般要求,還舉了好幾個的例子,把總編個人慘痛的經驗,烙印在我幼小的心靈裡。



像是前一次廣告合作,派資深文編過去採訪,對方也不會抱怨或表示什麼不滿,但就會在電話裡說「哎呀你們怎麼派個小妹妹過來,這樣真的行嗎?」之類的話,當然此次洽談也不例外,總編說會派「專業的美食記者」過去時,對方就回「啊是多專業?有沒有得過獎?」「有有有,清大畢業的,還有得過獎……」(總編還真會避重就輕地回應對方嘛)。



「在以營利為前提的公司,只有客戶選你,沒有你選客戶的餘地啊……」總編語重心長地說。「妳有印象在『穿著Prada的惡魔』裡,梅莉史翠普慢慢、冷冷地從頭到腳打量安的樣子嗎?我和她第一眼見面的感覺就是那樣,不過她很喜歡聽人家說她年輕、很瘦,妳去就先這様順她的毛,摸順了,之後就比較好談了。」



保險起見,我們還出動了副總充當專業攝影師(本身為兼職攝影師)撐場面,當副總聽到對方名號時,也是臉色一變。「聽說他們只給家裡的狗吃高級美國牛排、進口德國啤酒,呵呵呵。」



因為有了種種的繪聲繪影,昨天採訪前真是緊張得不得了,本來還以為對方會穿貂皮大衣、戴勞力士出來,結果沒想到竟然完全沒打扮地素顏登場,穿著也很隨性,隨性到牛仔褲太長只是直接反折起來而已……「C小姐,妳皮膚好好噢,很白很亮捏!」不知道怎麼稱讚眼前這個邋遢女人的我,勉強擠出第一句問候語。



接著就是沒什麼內容的訪問,連料理都沒有看到,對於餐廳販賣的內容,完全只能靠想像,也不曉得該問些什麼。由於副總很仔細地換了一堆大鏡頭拍了很久,倒讓客戶挺心花怒放的。回到公司時已經快五點了,為了趕時間,對方的菜我們一口也沒嚐,而且六點下班後又要去煙波參加social晚宴,想自願加班也加不了。但因為已答應對方今天會寫出來給她看稿,也只好把握一小時的空檔,趕緊寫寫,心裡想著:得回家作業了……



不過回家後,我馬上就鴕鳥起來,一再說服自己「明天去公司再寫就好了」,於是便開始看漫畫、上網,果然一出辦公室就沒辦法提起任何工作的情緒啊我。



雖然沒有動筆,但我腦中還是很敬業地轉著,思索到底該寫哪些出來?要怎麼寫才好?所以今天一到辦公室,很短的時間內也就能趕緊完成,很順利地十一點就email過去,再打個電話通知對方審稿,必恭必敬請對方指教修改,一邊揣想著對方會怎麼對我嫌東嫌西(畢竟我才是真正的小妹妹啊……)。



正當中午要吃飯之際,C小姐來電了,劈頭就說「妳寫的



文稿我 先生也看過了,寫得真好,沒有需要修改的地方。」當場讓我狂喜到快痛哭流涕,被總編恐嚇的煎熬終於解除了。



被奧客肯定,比領微薄的年終獎金還鼓舞人哪(多希望她在總編耳邊再肯定我一次啊……)



Ps.圖片來自漫畫《茶茶的日常生活》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喵喵很挑食,像個小朋友一樣,但是他很喜歡吃蜜芋頭,那種一大塊被糖水熬得蜜蜜綿綿那種,化成泥就不愛了,鹹的芋頭也不吃,一般刨冰店那種小塊配冰的也不甚喜歡。


偶然發現竹北有幾家麵食館的小菜提供蜜芋頭,我們有幾個禮拜五下班後,都會不遠千里過去吃吃蜜芋頭。一小盤,不比拳頭大的蜜芋頭要價
50元,真是不便宜;夏天時,為了湊網購枝仔冰免運費,也買過「進來涼」的蜜芋頭。


綜論而言,竹北十一街麵食館和網購的進來涼的蜜芋頭,都很對小喵喵的胃口,鬆軟但不潰散化泥、蜜到芋頭中心仍甜滋滋,是他評斷的標準。因為價格不便宜,新竹市區又找不到合口味的蜜芋頭,小喵喵也曾一度揚言要自己作,但說歸說,關於芋頭難處理的繪聲繪影,還是讓人寧願花錢了事。


上次到姿蘭家學作饅頭,下廚不嫌麻煩的劉媽媽,和我媽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類型。我娘親雖然常下廚、動作快,但對於料理沒有太大的講究與熱誠,就是有什麼材料、做什麼菜,不太花心思在難以處理的菜色上(我家兩老倒是比較花心思在抓菜蟲、建立有機菜園);劉媽媽則是會花時間熬紅豆餡、炒包子肉料、煮芋泥那種精工型的媽媽。受到她的感化,突然有一天我就自告奮勇,決定要親手做出蜜芋頭,抓住小喵喵的胃。


一個家庭還是要有個獨門私房菜才好,讓人離開了會想念,因為與烹調者聯繫密切,包準尋尋覓覓都找不著「記憶中的味道」,我便決定從蜜芋頭下手,剛好之前從家裏帶了閒置不用的悶燒鍋上來,正是處理蜜芋頭的好用配備。


因為靈機一動的時間太晚,也找不到菜市場挑芋頭,便隨便到大潤發挑材料了。秤了三個不起眼、髒髒的芋頭,竟然也要一百出頭,再抓包台糖的冰糖、紅糖,便回家開始進行我的私房菜大作戰。


為了怕手被芋頭咬,戴手套是一定要的。芋頭的削皮大概是最困難的部份了,不曉得怎麼處理,就憑著印象,拿起水果削皮刀就開始作業,只是芋頭皮還真是硬,費了很大的力氣。後來特別到網路上查,卻也沒有針對芋頭去皮作的文章,多在討論手癢問題。


處理芋頭,要很捨得,皮得削得夠裡面,頭尾也要切除,煮出來的芋頭不會太硬。我搞得滿地、滿垃圾桶都是土,手挺酸的,好不容易才把三顆芋頭處理好,便先拿去電鍋蒸,一邊在悶燒鍋內鍋裡調糖水。先用電鍋蒸熟,可避免一直火煮讓芋頭化泥,但電鍋蒸了老半天,我拿出來還是一樣生,礙於時間晚了也懶得等,就直接丟入糖水裡滾。


大火煮滾後,再用小火熬到出泡,我沒算時間多久,只感覺鍋裡頭應該也是熱到不能再熱了,就把芋頭放進悶燒鍋裡。至於糖水,則是盡量調成飽和溶液,後來才看人說,最好糖和芋頭份量一比一,越甜越好,下次試試看。


放進悶燒鍋後便去梳洗,睡前我又拿出來滾了一次,讓芋頭悶一個晚上,慢慢蜜,連做夢都夢到自己在開鍋檢查有沒有入味、軟爛。隔天因此也很早便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看熬得如何。


結果呢……形狀完整,鬆軟綿密,蜜得入味,連小喵喵都說好吃。雖然我總覺得好像那甜味少了些深度,就只是單純地甜著,但看小喵喵經常記得拿來吃,就知道我的私房菜已經成功啦!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