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禮拜一口氣解決了我心裡掛念已久的房地產文章,突破了這個財經文的大挑戰(感覺自己像在寫財訊),鬆一口氣的感覺也特別舒暢,五天上班日也過得快了些。

這禮拜本來該回診,不過當天助理們太忙,我也不好意思早走,多留在辦公事十分鐘,覺得外頭天氣更冷了些,想說也已經停藥一陣子,就偷懶爽約了,害我晚上一直有種惴惴不安的感覺。




來談談這段日子碰到的人。




上次複診時,診間超多人,我找個位置坐下來,屁股都還沒熱,隔壁的歐巴桑就很好奇地問我是來看診還是來拿藥的,我說是來看診的,她就嚇一跳,說我看起來也沒有怎樣,怎麼年紀輕輕就要掛精神科,就想探聽看診的原因。本來不是很想回答這種私人的病歷問題,不過還是勉強談了一下,才知道歐巴桑是帶她精神分裂症的女兒來看病,平常她自己會看精神科就只是來看失眠,偶爾睡不好就來給醫生開開藥,所以才以為我是要來拿些處方藥的。




聊沒幾句,隔我一個走道旁的男士也插進話題了,這位是個體質型的躁鬱症患者,正如歐巴桑對我的觀感,我也覺得這位男士「看起來很正常」。身邊都是同道中人,難免也想左右觀察一下,究竟來看病的都是些怎樣的人,不過都是些老人多,大概是看失眠、神經衰弱之類的吧。




歐巴桑的女兒神情有些呆滯,連媽媽在旁邊音量不太小聲地說她的病情給我們聽也沒什麼反應,偶爾和我有點互動,想知道我和她的症狀有什麼不同,說話時倒是感覺挺關心人的(媽媽就會讓人覺得有點探人隱私),她會有幻聽、幻覺等行為,病發後書也不能念了,什麼事情都不能作,只能專心對抗那些腦中幻影。




歐巴桑說女兒已經看病三年,還住過院,有身心障礙手冊,吃藥後越來越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記性不太好的這位媽媽,因為候診時間太久跟我們也講了很久,到最後都忘了哪些事情已經說過,重複地問著問過的問題,說過的話。




很典型那種沒讀過書的阿桑,辛苦賺錢帶女兒大老遠來看病(她們家接近苗栗了),醫生說的話有聽沒有懂,於是只能乾著急,到處問問大家有什麼藥好、什麼醫生好,然後到處找尋一點痊癒的契機,對為什麼好好的人會有精神困擾完全無法理解那種。






鬱先生看起來也頂多
27歲左右,講起話來井井有條,總之就像個平常會碰到個年輕男性,他已經服藥七年多,看遍全台灣大醫院精神科,診斷結果都是天生會躁鬱,沒什麼痊癒的希望,只能控制。




遇到他之前,我還以為躁鬱症是會脾氣暴躁之類克制不住火爆性情的那種,不過躁

鬱 先生說,躁鬱是種情緒的起起伏伏,會低沉地像憂鬱症患者般什麼事情都做不了而封閉自己,也會突然亢奮得什麼事情都想作,曾經一天跑步跑三個小時,連續五天只睡三小時;其實躁的時候也沒什麼不好,反而讓人還挺有希望活力的,只是當躁和鬱的轉換期越來越短時,身體就會短路。譬如說:連續一個禮拜到處耗盡體力只睡三小時候,馬上緊接著連續一個禮拜足不出戶、不想說話、不想面對人群而每天只醒三個小時;接著三天躁、三天鬱,然後週期越來越短,今天還對什麼事情都躍躍欲試,明天就覺得世界要毀滅。




聊著聊著,後來才發現我們正好是最後三個患者,剛好一起出清。躁

鬱 先生後來還去抽了血驗肝功能,吃藥吃太多年了,要觀察一下身體情況。念外文系的他,因為躁鬱問題,換了好幾個工作,最後還是決定辭職修養,會到省新看診,只是離住的地方近,有狀況可以隨時趕到。

另外,也因為工作認識了些新朋友,像是麵包店的老闆娘(上次去買牛軋糖送了我一盒起司蛋糕)、調精油的
Niko(調了香噴噴又有效的排水沐浴精油給我),最有趣還是和國泰醫院公關的相遇了。




對於她的第一印象是:真不公關,反正就不是那種很親切型的對外聯絡人,反而比較像一般的櫃台服務那樣。不過因為第一次知道醫院也有公關,採訪完後就順便問問她醫院公關都在做什麼,本來想說禮貌性問一問就走,沒想到她也想聊下去,就談起來了。

意外發現我們不但同年,生日還只差一天,畢業後就做現在這份工作,並不是很喜歡和陌生人打交道,卻又因為職業關係得接觸很多人,並且都沒有對目前的工作樂在其中,連薪水都一樣。同樣的背景,很快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真是一次巧妙的相逢。




下週截稿日,差一篇報導和一些整理就可以交差了,準備迎接新年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媽媽每個禮拜都打電話來問我怎麼沒有寫網誌也沒有打電話回家,好像失蹤了一樣,沈寂了這麼久,我就來報告一下最近在做什麼吧。

 

2007年的一開始,就在低潮中度過,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來,尤其每天坐辦公室坐那麼久,讓我倍感苦悶,總覺得全身都快發脹似的難過,也不想接觸人、進行新題材,一天到晚都想著辭職,然後也開心不起來,連回家一趟也沒有振奮一點。加上三月份雜誌進行的題材,我得訪完六個人的意見,統合後才能開始動筆,約訪時間又被這些大忙人拉得很長,累積一堆無法下筆的筆記讓我倍感焦慮,身心疲憊的狀況下,在元旦假期從高雄回新竹的兩天後,我就請假去看了精神科。

 

那天是個下雨天,陰陰冷冷,早上起床打電話給主編,謊稱自己上吐下瀉。賴床了一陣子,順便尋找一下該去哪看病,下午便去了衛生署立新竹醫院,等了超級久,幾乎花了整個下午時間在等候,等掛號、等看診、等拿藥。醫生在確認我沒有失眠、幻聽幻覺的情況下,判定我有些憂鬱症的傾向,建議我持續回診一段時間觀察,然後開了五種藥給我,一個抗憂鬱劑,和一堆肌肉鬆弛、精神安定的藥。

 

後來我才發現精神科最常開的藥就是安眠藥、鎮定劑,除了憂鬱症外,大概失眠是最多人找上精神科的小狀況,難怪醫生只關心我睡得好不好,明明我說睡眠正常他還是開了一堆嗜睡劑,害我隔天根本起不了床,一爬起來就天旋地轉,差一點又要請假。我看了藥袋上的說明自己停了所有鬆弛、安定藥物,只保留抗憂鬱劑,等著回診時跟醫生討論用藥。

 

吃抗憂鬱藥真的是有效,整個人也變得鈍鈍的,總之可以馬上挽回那種消沉的感覺,至少保持平穩。只是大約吃了幾天後,副作用也開始明顯,讓我非常嗜睡、健忘、無神,甚至視力模糊,看一則新聞看了半小時還看不完,工作效率超差,真是雪上加霜,幸好很快一個禮拜又到了,下午請了一小時假去看病,五點多去卻等到七點才看到醫生,也真是讓我很無力,一邊還想著這個月的薪水在請了一天又一小時的假中,不知道只剩多少……

 

好不容易又看到白面書生型的年輕醫生,他說我看起來好像心情還不錯,終於看到醫生的我也很開心地回他「因為看到你了啊~」然後臉色一變「我等了超久才能看病,都快睡著了啦!」接著開始講這個禮拜我被他的藥整得多慘,他說看來那個藥帶給我的副作用很大,本來想說不然開一半的藥量就好,免得副作用太強,不過深怕又在辦公桌前和周公搏鬥的我,還是希望醫生換藥,於是他就開了百憂解,並提醒我大部分的人都會有噁心想嘔吐的副作用。這次兩個禮拜後再回診就好,直接開半個月的藥。

 

不過百憂解對我根本沒有任何一點點的幫助,完全沒有上次開的藥那種很明顯可以感受抑制低潮的功能,連副作用也沒有,吃幾天就自己停藥了,本來想再去找醫生協調,不過一方面懶惰,一方面加上看醫生很貴,每次都要花上四五百元,就乾脆自行停藥再說。幸好因為吃藥期間也不長,沒有面臨停藥勒戒期,最近也穩住了情緒,狀況還算不錯,就等這禮拜的回診了,順便看看可愛的醫師。

 

情緒低落的當下,會一直以為是各種壓力造成的問題,以為是自己無法克制住心理的調適,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情緒真的可以算是失常的,不該是那樣的反應。也許自己會給自己找很多理由解釋崩潰,解釋成是個人承受不住,不過經歷過那樣的失控,我發現,就算是下下策的藥物控制,還真的可以挽回一個平衡的機會,因為那種低潮,真的是功能失調才會造成的嚴重影響,已經不是那種可以個人控制的情緒失落了。

 

我們一直想為情緒的爆發找各種解釋的管道,反而將自己困在腦內迷宮裡,其實並非所有身體的反應都是理性思考就能有跡可循的,或許只是某個地方失去了平衡,導致種種現實的不適應與抗性,他就是個壞掉的部份需要修復,要是不去控制那個壞掉的鈕,而覺得自己只是一時抵抗力不足,便會陷入不能對症下藥的窘境(雖然給醫師開藥也得經過不斷地嘗試與協調)。

 

經過這次回顧,才真正明白到那種崩潰是真的失常,而非承受不住。即使不想承認自己也受到這種文明病的困擾,不過醫生也說會產生這樣的失常行為,是腦中某部份的分泌還是物質不夠了,不僅僅是心理,也是生理問題哪!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讓我沒有什麼好回憶的2006過去了,2007的開始又在不可控制的憂鬱下運作著,因此還特地回去翻2006年初算過的兩次紫微斗數,唯一一個讓我回顧起來有點怵目驚心的,就是30歲還是99年前生命都會受感情左右而有所猶豫躊躇之類的吧,再來就是當初問適合的工作時,人家說媒體和老師、公職都不錯,其他像是企劃、圖書出版就沒那麼適合,剛開始工作的這幾年沒什麼錢,但是能靠著才華賺錢。

 

鹼粽子的部落格看到熟悉的電腦關帝廟求籤機,想起來每年好像都會完一下,今年也要來回味回味了,覺得最近很糟的自己,同時也深深害怕抽到什麼大凶下下籤,不過事實證明可是有個上上籤加持呢。

 

雖然有點看不懂,還是自己解籤一下吧(好像大一國文的白話文翻譯考試噢):會有新的好的開始,可以解決過去的不如意,文筆靈感運都不錯,還有貴人出現噢!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