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才談到如果不會寫的考題怎麼辦
人家就說就僅有的一點印象同語反覆就好
這點真的是令我覺得很僧氣
因為宋明理學看來看去不是就在同語反覆嗎
真的是氣屎人耶

舉剛剛讀的陸九淵心學來說好了
書上分為六點

1.心即理
2.仁即此心此理
3.本心善性同於天道
4.此心此理即是天理
5.宇宙便是吾心
6.吾一性之外無餘理

看起來好像有點不同
不過2-6點其實就是1的不同的說法
就連每個子題裡面的解釋也通通是在講一模一樣的心即理
馬的咧,真的很僧器
明明是一樣的東西幹嘛用一堆亂七八糟的方式講成長篇大論
(難道是為了實踐理一而分殊嗎)

更該死的就是我就是只能寫出心即理
剩下的同言反覆功力未到家
雖然答案都是一樣,篇幅卻差很多
罩門啊罩門

哲學的學問方式真的很令人掉頭髮耶
有點像是數學的證明題
不過公式可以像千百個孫悟空跑出來
有千百種等同式
就有了千百種不同的證明進路

不知道哲學家多不多禿頭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今天天氣真好,涼爽,太陽大,雲很薄
這麼好的天氣卻讓人在書桌前有些坐不住
突然就驚覺到這或許是種美好時光的招喚吧
像《牡丹亭》的杜麗娘坐也坐不住
就是想要到花園中逛逛
是一種擋也擋不住
不能被時代和經典所禁錮的春心蕩漾

現在在讀戲曲,複雜的體制很令人頭疼
可是讀起劇情分析的時候,又讓人忍不住會心一笑
雖然是俗文學,卻非常真實地寫出了人的普遍性
落在人性上頭的那種,使人讀起來的感覺就是那麼有血有肉
有很強的生命裡蘊含在裡頭

戲曲勃興的當時,湯顯祖用戲曲去反抗高壓政治與宋明理學的無人性
在理學家一天到晚討論心性如何超越、如何成聖的時候
將關懷放到平凡人的身上,不要再談超越不超越了
為什麼我們要脫離情呢?脫離這些讓我們能有苦有樂的直接情緒?
在哲學中,這些情緒是人生困擾的來源
在文學中,卻是我們人生在世最能真實體驗到的一切
不要談聖人了吧,在我們所處的世間找尋我們的感動就好

難怪安祈老師這麼喜歡戲曲,每次讀著讀著
似乎都還會想起她那好柔和的聲音,還有當時從她的課堂裡得到的感動
戲曲把整個環境都架構了起來,有舞台、有主角、有劇情
還有什麼比戲劇更能直接指向真實人生感動的呢?

所以我們一邊看好萊塢一邊罵好萊塢膚淺
就是無法割捨那種藉由最通俗的元素所勾起的心裡感動
通俗的力道很強,藝術的力道很深
無論我們怎麼取捨、怎麼權量兩者的平衡
都代表著現實人生對於底層生命感動的尋求
不用透過工夫,也不用透過形上學,不用透過知識
不用給自己下一個成聖的目標

每當這樣美好的天氣心底就有一點落寞
當是一種無法實踐春光的感慨吧
如果是出門開心地遊玩了自然也不會去傷春悲秋
在春光下感到哀愁擇一定是困窘在閨房裡
有所追尋卻無法實踐的那種情緒了

因為準備考試無法實踐春光(然而秋天也快過去了)
就算考完試了勢必還有許多原因無法實踐春光
不一定出門就會開心
連欲求快樂也是種苦(用佛教的說法的話)

似乎只有像嗷嗷那樣睡得好熟
才是超越人生困窘最快的方法吧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