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好姐姐手邊剛結束一個案子,這個禮拜都不用上班,正好可以帶我逛逛紐約,所以這幾天都睡到自然醒(我倒是一早就被車聲吵醒),悠閒地做早餐,邊吃邊規劃當天的行程。

氣象預告這幾天紐約都是雨天,雖然真正降雨的時數不長,但是雨前的悶熱卻非常難受,尤其是以地鐵為交通工具的我們,得像老鼠躲在下水道般,忍受著髒亂的環境、不通風的月台、到處瀰漫著的奇異體味以及夏季令人窒息的暑氣,完全無法體會好萊塢電影裡,那些布爾喬亞們開著名車從寬廣的住宅區奔馳到擁擠繁華的城市間那種奢侈快感。
 
                        

吃完早餐已經九點多了,我們打算下午一點前到林肯藝術中心當場排隊買票,因為預定票比較貴,看晚場價格又要翻高,對只是想參與一下紐約藝術活動的我們而言,便宜的下午場是最佳選擇,於是挑了兩點的芭蕾表演。排隊買票時,正因為沒帶國際學生證不能買學生票而焦慮時,有個和藹可親的老太太跑來兜售黃牛票,場外交涉一番後,用五十元買到了兩張三十一元的票,原本有點怕被騙,進場後卻發現可是四樓第一排的絕佳好位置。

      

林肯藝術中心位於紐約上西區,繁榮的地段只有有錢的老人家住得起,於是在離開黑人區後,我們闖進了白種老人的地盤,到處都是雞皮鶴髮的老先生老太太。古典精緻的芭蕾表演正好迎合年長者的口味,優雅而莊重,不像年輕人最愛的百老匯那般吵嚷艷麗,所以我們在第一次中場休息的時候就覺得困乏異常了。音樂越聽越只是甜膩而單調流華的旋律,芭蕾舞者的炫技看起來像小精靈們在玩耍,可人到就快失去真實感,看來氣派卻老是充當滑稽音效的豎琴每次彈奏就讓我發笑,撐到第二場休息,我們開始猶豫著要不要脫離這個老人宴會廳了,但是花了這麼多錢買票還跑走,讓我們非常有罪惡感,反覆與愧疚的心情折磨,像每次蹺課都得經歷過一番天人交戰般,沒想到終於決定要走出大廳時,外頭卻下起了小雨,不曉得是不是老天爺的懲罰,只好乖乖回去看表演,坐回位置的當下,還真有種即將迎接高速公路大塞車的心情。

果然後面幾幕也沒有特別精采的表演出現,不得不讓我們佩服柴可夫斯基的功力,能把這種美麗但呆板的舞蹈音樂寫得這麼動人,難怪會成為世世代代的經典,無論是誰都會被吸引,而不會像我們現在,心情沉悶得如同得重修文字學一般。
  

      

看完芭蕾後,深深體會到自己果然還停留在百老匯的年紀(雖然買不起百老匯的票),不過去除不能融入上流老人社會的休閒娛樂之遺憾,林肯藝術中心本身還是非常值得參觀的。外表看起來非常方正,室內設計卻圓融沒有銳角,加上特別訂作的藝術燈飾,主題明確優雅,姐姐說冬季的晚上,可會有不少貴婦人們穿著正式禮服來看表演,與氣派的表演廳相互襯托。另外,除了基本的公共飲水設施,表演廳外另有吧台,提供高價的香檳、調酒、飲料和三明治、糕點,讓有閒錢的貴氣老人們可以在中場休息時放鬆一下。每每看到這種專攻富人路線的設施時,都不禁讚嘆著能當有錢人真好,不過我還是秉持著有幾分錢,就乖乖作幾分事、享受幾分待遇的原則,懂得謹守本分,倒也是種愜意快活。

世界知名的朱利亞音樂學院就在林肯藝術中心旁邊,看起來真是相當不起眼,念建築的姐解說,高雄中正文化中心正是模仿朱利亞的建築,因此就算沒看過朱利亞,應該也可以很容易就想像,這個音樂界最高學府看起來大概頗有紀念堂的氣息。在這區塊走動,可以見到準備觀賞節目的人們、背著樂器的學生,或是梳著舞台頭畫著舞台妝的表演者,讓人有種學藝術也可以昂首挺胸的驕傲感,若沒有這群藝術工作者,一個大城市肯定會非常單調乏味。無論是哪種表演,即使是我覺得很枯燥的芭蕾表演,都可以找到熱愛支持他們的群眾,找到自己表演的核心動力。這或許就是紐約,也是所有國際大城市的基調──每個人都可找到自己生命價值的位置──無論是好是壞,沒有誰可以反駁干涉。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整個六月就在計畫旅行、期末考、搬家中慌張地度過,本來應該是喬遷之喜加出國散心兩樁好事,加上學期又告了一段落,卻整個被自己搞得好像打仗似的兵荒馬亂,或許是天性使然,否則怎麼老愛把事情搞得很倒楣。


第一次自己搭飛機,不但不是從熟悉的高雄出發,還是早上七點多的飛機,凌晨五點就得到機場
check in,因為時間實在太早,連巴士都沒得坐,這樣的旅行開頭真是讓我慌張無比。
 


搭機那天凌晨,男友決定三點多從新竹騎車到中正機場,但是環繞機場的都是高速公路,最後研究了好久,才確定走西濱公路可以到機場。我一方面怕一睡不醒,一方面為了調整時差,當晚撐著沒睡,打算到飛機上再補眠,只是夜越深,心裡越覺得恐懼,想像著深夜的濱海公路不是聚集著飆車混混就是瘋子,彷彿要去上梁山,卻不是宋江而是小羅囉,真怕半路就被架去做成人肉包子了。


清晨三點,叫醒找交通資訊找到只剩一小時可睡的男友,我的心懷著壯烈成仁的準備,怎麼這下又變成唐三藏西天取經記了。幸好一路上都挺空曠的,當然也就沒有小混混出沒了,只有一台又一台的砂石車,在這麼黑的夜裡,反而有大車在前面開路也好。到機場大約騎了一小時,一路上夜深沉得非常單調,好幾次差點睡著了,想起以前都是爸爸媽媽開車載到小港的禮賓待遇,從不用煩惱簽證、
check in等繁複手續,只要拿著登機證跟機票一路闖關,美好的旅程就在前頭等著自己,果然成長的代價就是要開始學著應付自己的焦慮哪。


好不容易到了機場,機車卻得停在外面不能入地下道,於是我們這對亡命鴛鴦便可憐地把行李拉到機場。那時才四點多快五點,機場空蕩蕩的,除了
24H的萊爾富和幾個開始check in的櫃檯外,漢堡王、兌幣處都要六點才開始工作。倒是因為早到,可以挑個好位置,揀了個靠窗位,寄好二十公斤重的托運行李,一切就緒,我們就混在老人旅行團裡休息等待登機。
 


老人們不知道是哪個地方的同鄉會,準備去大陸進行返鄉之旅,整團吵吵嚷嚷,手上拿著早餐發的飲料跟蛋糕大聲講話,最後由領隊拿著旗子集合點名,一起登機過海關。這種標準旅行團的感覺看來雖然有些滑稽,老人們看起來卻都充滿了期待與好心情,讓我想起小時候盼著念著去郊遊的那種雀躍,就算人多口雜,就算沒有自助旅行的瀟灑自在,我卻非常羨慕他們的熱鬧喜悅。

               

熬了整晚果然非常疲累,一上機便睡得不省人事,醒來時才發現窗外已經是整片炫燿式地陽光普照。吃完一頓難吃得要命的肥肉叉燒三明治,又昏昏睡去,再度驚醒已經是抵達香港機場放腳架滑行的時候了。雖然說搭機最好就是睡到不知時光飛逝,不過老是錯過俯瞰城市景緻的時機,還真讓我小小自責了一番。結果在往紐約的班機上,我竟然又重複著一上機就睡著的惡性循環,即使心裡怎麼暗自發誓降落時要好好欣賞一番大蘋果摩天大樓聳立的景緻,卻又在等待降落的途中睡著了,連學電影裡搭船的老移民對著自由女神像揮帽子大喊「
America!」的機會都沒有,還睡得滿身都是口水,醒來覺得自己還真是臭死了,沒想到在飛機上還延續著在台灣的狼狽心情哪。


曾經我把紐約當作旅行首選的朝聖之地,三年前在羅馬,我和旅者聊起最嚮往的城市時,豪不猶豫就說出「
New York」,這顆大蘋果的意義卻在往後的歲月裡,參雜越來越多變調的味道,不再那麼甜美如同電影裡所塑造出的天堂樣貌。我聽過回教徒對這個城市的憤恨,讀過這個城市蠻橫的一切,同時我也知道了這個城市裡有許多不屬於東方的東方面孔,其中有一張曾經與你有過一段故事,並且牽連到了我的生命。終究我還是得咬一口這顆走味的蘋果,面對我走味過的感情,似乎只有走進這個城市裡,才能了解你們的曾經,了解我們的曾經。


你在送機時一路等我過了海關才離開,隊伍前進到一半時,你的臉孔就模糊在遙遠的阻隔距離外。我想像著當初你是怎麼送她飛往紐約,想像著之後你是怎麼思念著她,想像著當她回國你是多麼熱切地渴望她,這一切會不會就像今天你這麼送我,一個月後你怎麼迎接我那樣呢?她的心情又是不是和我一樣不捨,抑或是有種所我沒有的堅定呢?這一切我都不能知道了,只能用生命模擬著,試圖在錯雜的感情交疊中找出自己的定位,找出我們之間的獨特性,有什麼是不能取代的呢?目前仍找不到答案,而我非常需要你能在歲月裡慢慢讓我明白。


終於來到了紐約,我明白自己所企圖的並非一場華麗的冒險,抑或是多種族多文化的刺激交流,更不是冠冕堂皇地想投身全球化的潮流,只是想尋找自己的身影,到底在人群裡,我描繪不描繪得出來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於是在迷惘裡,即將開始的是一場撿拾拼湊的追尋。























洪娜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